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 十万歌集-遇见冈波巴 ]只管继续做你的禅修就好





密勒日巴的主要弟子是冈波巴,他被称作密勒日巴的如日弟子。关于冈波巴如何遇见密勒日巴,并向他学习和在他指导下修行的故事,堪为我们的典范。如果我们能够用同样的方式修行,就能够变得像冈波巴一样。这个故事是在《密勒日巴十万歌颂》中的第四十一篇。


-堪千创古仁波切教授-


玛尔巴译师曾经预言,基于密勒日巴所作的一个梦,密勒日巴将会成为“四柱”之一,即维护和传递玛尔巴传承的四大弟子之一。玛尔巴并预言说,密勒日巴会有一位无与伦比的弟子,他将使得玛尔巴的传承长久兴盛,并且利益无数众生。密勒日巴也从金刚瑜伽母那里获得一个授记,说他会有如日、月、星的三位弟子,如日的弟子是冈波巴。


在《三摩地王经》、《大悲白莲华经》(《悲华经》)及其他佛经当中,佛陀也曾对冈波巴有所授记。佛在授记中说:“在喜马拉雅的山区会出现一位医僧,他将会依止大乘,并利益佛陀的教法与许多众生。”冈波巴也被称作达波·拉杰,在藏文中的意思是“来自达波的医生”。


冈波巴将密勒日巴的教法与藏传佛教八大传承之一的噶当派教法相结合,所以称作“达波噶举”的冈波巴传承,既包含了对初学者的入门道,也含有大手印和那洛六法的深奥要义。从这个具有博大精深教示的传承中,产生了很多非凡的成就者。


大约从十五岁开始,冈波巴就已经有过众多的修持。由于他的父亲是一位医生,所以他也学习了医术。他娶了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为妻,但她后来得了重病。虽然他诊断出妻子生理上维持生命的要素都已耗竭,但她仍紧抓着生命不放,并未离世。冈波巴认为必定是因为对某件事物有所执着,才会如此,于是就对她说:“没有一处是没有死亡的,放下你对此生的执着。如果你是对土地执着,我会将它供养给寺院;如果你是对财物执着,我会用它们来资助善业。


他的妻子回答说:“我对土地或财物都没有执着,因为轮回中的事物都不具实质,但我希望你能好好修持佛法。”他答应她的请求。在妻子去世后,依照自己的承诺,为了依止佛法而离家。


他前往潘波,那是在拉萨东边的一个地方,有着很多噶当派的大师。他在那里出家受戒,得到索南·仁钦(意为“福德宝”)这个法名。他研习诸多经教,例如《庄严经论》与《般若波罗蜜多》,也研读《密集金刚》等诸多续典。他从众多上师那里获得了关于无常、菩提心、自他交换法等共同的噶当派教法,以及很多其他的教示。


他实修这些教示,生起大智慧、悲心、信心和精进,并减少自己的染垢烦恼,成为出色的僧人。在白昼,他领受教法并作思维;在夜晚,他禅修并获得了诸多瑞兆。例如,他的身上没有虫子;他能够四、五日都处于大乐状态,不需要进食也不觉饥饿。


某日,冈波巴在禅修时生起一个净相:有一位身着棉袍、肤色黝黑的瑜伽士把手放在他头上并拍了他一下,其后他的禅修和内观就有所增长。他把自己的觉受告诉其他僧人,但他们说:“你是一位优秀的僧人,所以观到瑜伽士必然是王魔的显现。你必须去方丈那里请求护法不动明王的灌顶,藉由他的加持才能去除你这个修行上的障碍。”冈波巴按照朋友们的建议而行,并且持咒和念诵祈愿文,然而,这瑜伽士的净相却愈趋频繁。冈波巴心想:“这肯定不是魔所造成的幻相。



这时密勒日巴正在扎玛的博拓·奇普岩洞(安乐洞)教导弟子。他的老弟子们说:“您现在年岁已高,若您离开我们前往另一个佛土,那么我们将会需要一位摄政,他能去除我们的障碍,令我们的修持增上,并且是施主可以供养的对象,这样他们才能积聚福德资粮。我们需要一位已获得您传授全部法教之人,否则我们的传承就没有未来可言。

密勒日巴回答说:“今晚我会检视我的梦境,明早你们全都来此聚集。”次日早晨,密勒日巴告诉他们:“有一位超凡绝俗的弟子将能照看我的弟子们,并能弘扬佛陀的教法。他是一位噶当派的僧人,来自西部。昨夜我梦见这名弟子带来一只空的水晶瓶,而我将一个金瓶内的所盛之物全部都灌注于这水晶瓶中,满至瓶口。这是一个祥瑞之梦,预示佛陀的教法将会在未来增盛。”接着密勒日巴唱了一首歌,含有诸多的诗意景象,但主要涵义如下:

我们修持的是那洛巴和梅纪巴的教法。大家都知道其意义非常深奥。若是不对它们做禅修,就不会有深奥的成果;若是对它们做禅修,就能够获得完整的深奥成果。

这些深奥的教示由我的根本上师玛尔巴译师在印度所获得、并由我密勒日巴所修持,未来我会传授这些教示给予堪值之法器。


在此同时,冈波巴在经行之时,遇到三名乞丐,这些乞丐其实是密勒日巴的化身。当冈波巴正在思忖是否要跟他们说话时,他听见其中一人说:“要是我们有好衣服穿和填饱肚子的好东西吃,我们就会快乐得不得了。

另一名乞丐则说:“希望有食物的这个愿望并不好。如果能够让我实现一个心愿,我会想要变得如同瑜伽士之主密勒日巴一样,他的食物是禅定,衣服是一件棉布单衣和拙火暖热,他日日夜夜都在大手印境界中禅修。当他想要去别的地方时,只要飞过天空就能前往。我希望我能和他在一起,舍弃对此生的一切顾虑,像他一样修行。如果那不可能,我希望只要能偶尔见见他,在他的指导下修持佛法就好,那才是你应该立下的心愿。

听见这些话之后,冈波巴对密勒日巴生起了排山倒海般的信心,直到夜里都还一直想着密勒日巴。隔天起床后,他向密勒日巴的方位做大礼拜,并对密勒日巴祈祷。接着他邀请那些乞丐到他的房间里,布施上好的饮食、衣物,并对他们说:“昨天你们在谈论一位名叫密勒日巴的人。如果你们能够带我去他那里,我会把所拥有的半数财物都给你们。而且若是你们能够修持佛法,对你们将会有很大利益。

其中两名乞丐说他们不知道密勒日巴在哪里,但是较为年长的那位说:“我知道他在哪里,我能带你去。”冈波巴做了供养并念诵祈愿文。当晚入睡时,他梦见自己把一支长号吹得非常响亮,使得众多人类和动物都聚集在他身旁。接着有一名女子来到他的身边,带着一面鼓和一碗乳汁。她说:“为人类击打这面鼓,布施这碗乳汁给动物。”冈波巴感到诧异:“我只有一碗乳汁,如何能够喂养全部的动物?”女子说:“若你能饮下乳汁,则未来这些所有的动物都会获得乳汁。

梦境中的人类是指小乘的追随者,他们无法专一修行,因此必须经由噶当派的渐进道来修心;而动物则是指他能够传授密勒日巴大手印教法的修行者。为此,冈波巴必须先亲自修持这些这些教法,接着才能传授这些教法给予他人,进而广大利益众生。

冈波巴以老乞丐作为自己的向导,出发前去寻找密勒日巴。但走到半路上乞丐就病倒了,他说:“我再也走不动了。反正我也不是确切知道密勒日巴人在何处,您就自个儿继续前行吧!您肯定会找到一个能带您去见他的人。”冈波巴只好独自继续未完的旅程,但就在他快要到达目的地之前,却因为缺乏食物而虚弱到无法前进。他只能祈祷:“愿我能值遇密勒日巴。若不在此生,愿在来世能见到他!

当天恰好有一位噶当派僧人经过,于是救济了冈波巴。僧人问他要前往何处?冈波巴说:“我要去见密勒日巴。”僧人说:“我也是要去见他。”于是他们结伴同行,到达了密勒日巴当时所居住的地区。

冈波巴遇见密勒日巴的一位女施主,她对他说:“你必定是从西藏中部前来见密勒日巴的人。我知道,因为密勒日巴已经说过你会过来。”冈波巴心想:“如果他知道我正要过来,我必定是个堪值的法器。”他因此而变得有些骄慢,但是在这之后,密勒日巴有两周都拒见冈波巴,以消除他的我慢——至少教文中是这么说的。不过由于冈波巴是佛陀在佛经中曾授记的特殊众生,他不可能会受制于我慢。冈波巴一定是为了后世弟子而显现——在拜见上师时必须避免这种我慢,所以才如此示现。


当冈波巴终于见到密勒日巴时,他向密勒日巴献上十六两黄金的曼达供养,并请求密勒日巴讲述他的生平故事。密勒日巴半合目了片刻,接着从曼达供养的中央掐起一小撮黄金,撒向空中,说:“玛尔巴译师,我将此供养给您。”在此之前,密勒日巴一直都是用某一只颅器饮酒,他将这只颅器递给冈波巴,说:“喝!”冈波巴有些犹豫,但密勒日巴说:“别想这么多,喝!

冈波巴心想:“这位上师是遍知的,他晓得我内心所想的一切,所以这么做必定非常吉祥。”于是他把酒喝到一滴不剩,这的确非常吉祥。密勒日巴说:“你能对我有信心并来到此处,这非常好!所以我将告诉你我的生平故事。”然后密勒日巴唱了一首歌:

那洛巴与梅纪巴的教示含摄三世佛陀所教示的一切,而玛尔巴译师持有这些教法。我单是听见他的名号就生起信心,并从他那里获得了所有的教示。

玛尔巴译师告诉我:“这是浊世,寿命短暂且不定,有诸多致死的原因,所以不要误信教法仅只是获得知识而已,因为实修才是教法的精髓所在。”由于上师的恩慈,那一直都是我持有的见地。我对死亡的恐惧加以禅修,我在岩洞中精进禅修,我的禅定使我的念头和错误见地转化为福德。

、嗔、痴三毒显现,成为累积恶业的大力因素,然而一旦见到其本质为空性,就能认出这些毒实为法身、报身与化身。

那洛巴和梅纪巴的加持、觉受与证量,透过传承而传给堪值的弟子,我将把他们的深奥教示传授给你。要正确地实修,并且为了众生的利益而弘扬佛陀的教法。


我不需要你所供养的金子,黄金和我这老人不合。如果你想要恰当地修持佛法,就观察我的行止和我的修持,并且如我一般修行。


那位和冈波巴一道前来的僧人,是为了获得密勒日巴的加持而来。当密勒日巴要他供养出自己所有的一切以获得加持,僧人却说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作供养,但密勒日巴说:“你身上藏有很多黄金,因此你宣称自己一无所有的说法真是妙极了。如果你没有信心,你就没有能力获得加持;如果你没有信心,你所领受的教示就无法利益你。你内心只想着要去尼泊尔做生意,所以你最好就那么做,我会祈祷你没有障碍。


冈波巴思忖;“这位上师知道人们心里在想什么,不可能对他有所欺瞒。我应该要好好控制自心,而且在向他提出要求之前,要审慎考虑。他确实是佛!


密勒日巴问冈波巴:“你受过任何灌顶吗?曾被传授什么窍诀?做过什么修持?”冈波巴回答了密勒日巴的问题,并叙述自己禅定时的成功经验,但密勒日巴只是笑说:“你磨沙子是得不到油的,必须要用芥子。你所获得的这些灌顶,对于看见你自心的真如实性并无用处。如果你禅修我的拙火窍示,就能见到你自心的真如实性。”于是密勒日巴使用辛杜拉(朱砂)坛城,给予冈波巴金刚亥母的灌顶。接着他传授窍诀给冈波巴,而冈波巴也付诸实修。


冈波巴得到善妙的觉证,以及对见、修、行起了诸多的想法。他请密勒日巴作解说,密勒日巴便唱了一首歌作为回答,其中讲述了以真如实性为道之基础的见、修、行、三昧耶、果:


究竟的见地就是观看你的自心。


密勒日巴这一句话的意思为何?如果是以一个从来没有修行过的人看来,可能会认为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但这的确是金刚乘修持的究竟见地。经乘传统的教导是透过遍寻头顶到脚趾皆无法找到自我的这类分析,来理解空性和无我。透过推论而引生信解,相信自身和一切现象皆非真实,这是对空性的理解。接着对此信解进行禅修,如此将能引导致究竟的目标。因此,经乘之道被称作“演绎推论之道”。金刚乘却不使用这种推论,而是运用对空性、对现象真实自性的直接感知,故被称作“直接体验之道”。


真如实性无法于外在现象中直接见到,然而,藉由观自心并见到心之不可得,便可以见到真如实性。心是空性的体验,是空性的本质,然而从无始而来,我们从未观看自心。心的空性并非空无所有,而是一种明性。试图寻找心以外的空性,是个错误。


为了阐明这点,有一个故事是关于额头上嵌入珠宝的男子。每当他疲惫时,他头上的皮肤就会下垂。某日,他极为疲惫,皮肤下垂至完全覆盖住珠宝。他摸着自己的额头时,以为宝贝丢失了,于是焦急地四处奔波,想要寻回宝物,然而在此过程中却使他更为疲惫,于是珍宝就隐藏得更深了。


同样的,密勒日巴说:“要在我们自心以外的任何地方寻求空性,都像是一个盲眼怪物在寻找黄金一般。



接着密勒日巴用一句道歌向冈波巴讲述禅修:


究竟的修持是不以昏沉和掉举为过失。


当然,初学禅修的人需要努力去除禅修时的昏沉和掉举,但是昏沉和掉举的自性即是心的自性,而这自性从不改变。如果你视心的这两个特质为障碍或过失,你就无法见到心的本性。因此,你不该试图消灭它们,这么做就像密勒日巴所说的:“如白昼点蜡烛一般,毫无意义”。其次,密勒日巴讲述行止:


究竟的行止是停止取舍。


通常的佛教修持是取善弃恶。但就真如实性而言,应该是不纳取善行,也不舍弃恶行。


心中所生起的一切都是具有心之明性与空性的究竟自性,所以我们不应思维:“这是好的,应该培养”或“这是坏的,应该拒斥”。如果我们试图做取舍,我们将会如同在蜘蛛网中挣扎的苍蝇,愈是挣扎,愈是让自己被绑缚得更紧。


接着密勒日巴讲述三昧耶:


究竟的律仪是在究竟见地中安住。


持戒通常是指承诺会持守我们所受的三昧耶和誓戒,而常住于我们自心真如实性的了悟中,这才是真正的持守三昧耶。如果我们奋力维持自心以外的另一个三昧耶,必然会招致失败,正如密勒日巴所说的:“我们无法停止水会往下流的自然倾向。


接着密勒日巴讲述我们修行的成就或成果:


究竟的成就是对自心的完全信解。


究竟的果是真实心性的显现。如果一个人寻求的果并非已经存在,那就会像是密勒日巴所言:“朝上跳向天空的青蛙”,不可避免的会落回地面。唯有在心的本身中才找得到果。


佛陀的智慧被说是“骤然之果(顿果)”,即使在经乘传统中也是如此,因为染垢一旦消除,智慧遂即任运自然涌起,无须被创造出来。金刚乘传统中说,果是自心真如实性的显现,这个自性原本即在所有众生之中,但未被认出。一旦认出心性,即证得究竟之果。


在下一偈中,密勒日巴讲述了上师:


究竟的上师即是自心。


在相对层次上,一个人有一位根本上师,并依循这位根本上师的教示。在究竟层次上,上师即是一个人自己的心。如果一个人能够观看并询问自己的心,就能领受究竟上师的教示。如果一个人企图寻求自心以外的上师,则就会如同密勒日巴所言:“试图离开自己的心”这是不可能的。一切现象都不外乎是一个人的自心,所以再也没有比真实心性更为伟大的上师。


听闻这首歌之后,冈波巴感到生起强大的信心。其后他精进禅修,修持拙火。到了初夜,他的身体充满暖热与大乐;在黎明,他短暂入睡,而当他醒来时,身体却冰冷如石。


经过七日的禅修之后,他得到五佛部的五佛净相。他认为这很重要,就禀告密勒日巴。密勒日巴说:“如果你按压自己的眼睛,就会见到有两个月亮的幻相。同样的,你体内之气的特定流动会造成你有所觉受,这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只管继续做你的禅修就好。





|


    在此用了“观”这个字,但这显然与视觉无关。使用这个字是和分析或检视做对照,后者具有分析、认识的成分,这在“观看”心时是没有的。所以,“观心”含有直接且非概念性检视的意思。

| 明性


    也被译作“光明”、“明光”。我们绝不能误以为这是某种光,像是从灯泡所得来的光,即使这些字眼会令我们如此联想。其实它指的就是心一直具有的那个连续性觉知、那份明了或知晓。


巴沃法影
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公众号
DHARMA IMAGE
DHARMA IMAGE
束缚我们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执着
公众号

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官网:paworpc.com   微博@paworpc   

敬请关注!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