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 十万歌集 ]我从来没有去过印度,我只是一个老人



《密勒日巴十万歌颂》第三十八篇题名为“进入牦牛角中”。这个故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教导弟子必须舍弃骄慢,并对上师展现恭敬心。一开始,这或许看来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是礼敬上师是极为重要的。一个人唯有相信上师,才能获得佛法修行的所有利益和成果。


可能会有人起疑,像我这样的喇嘛,自己坐在法座上却教导人们必须对喇嘛有信心。然而,但这确确实实是获得佛法利益的方式。


-堪千创古仁波切教授-

密勒日巴的如月弟子(意即继冈波巴之后最为重要的弟子,冈波巴是密勒日巴如日般的首要弟子)惹琼巴去了印度。


某日,密勒日巴在禅修中晓得惹琼巴已经从印度返回,并且正在前来见他的路上。但他也注意到惹琼巴已受到骄慢的影响。一路上惹琼巴心里想着:“我的上师无疑是一位特别的人,但我已经前往印度两次,也遇见很多特别的上师,并从他们那里领受了深奥的教示,我已经今非昔比了。过去我必须在修持佛法时经历诸多艰苦,但现在我是一位特别的上师,我再也无需那么做了。


密勒日巴知晓惹琼巴的心态,于是神变转移自身至惹琼巴正穿行而过的大平原中央,朝惹琼巴走去。惹琼巴心想:“我现在是传播佛陀教法并帮助很多众生的人,这就是我前往印度的原因。如今我的上师前来迎接我,虽然他的加持力量比我大,但是我比他更博学多闻。当我向他顶礼时,我确信他也会对我回应。


达玛多铁的故事


帝普巴给了惹琼巴一根手杖,让他转交给密勒日巴。帝普巴的前世是玛尔巴译师的儿子达玛多铁。


达玛多铁在相当年轻时就已去世,这事发生在他闭关修行的时候。当时他见到很多人正要前往观看一场庆典,由于受到魔的影响,达玛多铁听见有人说:“为何达玛多铁这么重要的人没有前去庆典?”于是达玛多铁对他的父母说:“连老人家们都前往参加庆典,所以我也要去。


在庆典的时候,魔使得他在骑马时发生了致命的意外。虽然达玛多铁已经接受过夺舍的教示,可以将自己的心识迁移至另一具尸体中,然而他却找不到一具可以迁入的人体,于是取而代之地进入一只鸽子的身体中,飞到了印度的尸陀寒林。在那里,他把心识迁入一位年幼婆罗门的尸体中,使这具尸体复活。在那具新的身体中,他被称作帝普巴,因为“帝普”的意思就是鸽子。


帝普巴不只拥有身为达玛多铁时所领受的教法,也传下很多他在印度所获取的教法。因此,他被称作“咒乘树干”。


惹琼巴被减短的寿命

惹琼巴在印度见过达玛多铁,并从那里接受教法。有一天,帝普巴叫他去市场的时候,在那里遇见了一位瑜伽士,这位瑜伽士说:“真让人难过呀!像你这么一位英俊的西藏人,却只剩下七天的寿命!


惹琼巴对于自己即将死去感到非常害怕,告诉了帝普巴那位瑜伽士所说的话。帝普巴说:“别担心,去见艾卡玛奇卡·悉达惹吉尼。她虽然已经一百一十五岁,但看上去只有十六岁。她会授予你获得长寿的教法。


惹琼巴立刻前去那里领受教法。修持七日之后,无量寿佛向他显现并问道:“你想活多久?”“只要我想活多久,就有多久。”惹琼巴回答。“你不能那么做”,无量寿佛说,“你现在是四十四岁,你将能活到八十一岁。”正如所说,惹琼巴就是活到这个岁数。


回到我们刚刚所说的故事。惹琼巴将帝普巴的手杖带回了西藏,并在他们会面时交给了密勒日巴,然后向密勒日巴顶礼。然而事与愿违,密勒日巴并未向惹琼巴顶礼。


惹琼巴问说:“当我在印度的这段期间,您都在做些什么呢?其他的瑜伽士近来可好?”密勒日巴注意到惹琼巴有些骄慢的兆相,微笑地唱了一首歌,歌中他说:


我很好,因为我没有五毒的疾病,那是我先前在无始轮回以来所一直承受的痛苦。我舍弃散乱,独自安居,独立安住,对任何人都没有执着。我很好,而且我很快乐,因为我居住在远离世俗活动的无人之处。我很好,而且我很快乐,因为我远离对学术、名声、著述的忧虑,可以随心所欲地积聚一切福德。


于是,惹琼巴唱了关于他印度之行的一首歌,作为对这首歌的答复,歌中他说:


前往印度的路程漫长且危险,然而我经历了那些艰苦终究获得了成功。我见到帝普巴和艾卡玛奇卡·悉达惹吉尼,还有本尊向我显现,而且我从帝普巴那里领受了“无相空行九法”,因此我非常快乐。如今我再次见到了我的上师,而且我能将这“无相空行九法”供养给他,因此我非常快乐。



为了遣除惹琼巴的慢心,密勒日巴以一首歌回复他:


不要如此夸耀。我要唱一首歌给你,如果你认为有任何益处,就将它记在心中。无相空行的法是空行母的所有物,你不应该到处宣说自己拥有这些教法。应该对持有这些教法加以保密,并且只传给具器的弟子;如果你毫不鉴别、一视同仁地传授这些法,空行母将会对此不悦。不要以为你的教法极为特殊,若是如此,你的心就会转恶。


如果你传授很多高阶教法,就会在禅修时遭遇困难,傲慢地认为“我已经具有如此大的成就”,这骄慢会导致你为了新的上师而抛弃旧的上师。不要让自己变得如此。


接着密勒日巴带着帝普巴的手杖和惹琼巴的教文,并用神通力急驰而去。惹琼巴为了追上他,很快就感到乏力,于是唱了一首歌以呼唤密勒日巴停下,歌中他说:

我有空行母的教法,请阅读之;我持有悉达惹吉尼的本尊禅修,我将供养给您;我拥有很多获得保护、健康和回遮鬼魔的教法,也全数供养给您。请纳受这些供养并稍停一下,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密勒日巴停下,唱了一首歌,歌中他说:


对于依循法道的人而言,无相空行的教法既不带来利益,也不带来伤害。帝普巴和我的缘分比和你的还深,我也是悉达惹吉尼的弟子。我曾经多次前往帝普巴的住处参加他的荟供。


你要告诉我的那些话并不重要,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到山上的僻静处禅修。


惹琼巴开始对帝洛巴生起了负面的念头,想说:“如果换做是其他的上师,当我从印度回来时,就会有一场盛大的欢迎筵席等着我。一个身着棉袍的老人算是什么欢迎?我要回去印度!现在我的禅修修持应该与感官愉悦的享用结合在一起。


密勒日巴知晓惹琼巴的念头,便指着附近地上的一只牦牛角说:“把那只牦牛角拿给我。”惹琼巴心想:“我的上师总是说他不需要任何东西,说他不执着于任何东西,但现在却想要拥有这只牦牛角。”接着他对密勒日巴大声说道:“携带这样一个无用的东西有何意义?你既不能吃它,也不能穿戴它。


密勒日巴回答说:“我对它没有执着,不过如果我留着它,日后会证明它有时是有用的。”于是他们继续穿越西藏这片名为巴莫·巴塘的广大平原。当他们仍在平原中央时,乌云开始聚集,最后被困在一场严峻的雹暴中。



当冰雹开始打向惹琼巴时,他没空观看密勒日巴在做什么,仅顾着躲在自己的棉袍下。当冰雹开始减少时,他好奇地想到:“不知我的上师怎么样了?”于是向外探视,却完全见不着密勒日巴的身影。“他究竟到哪里去了?”惹琼巴心怀不解,于是四处张望。然后他听到密勒日巴在唱歌,但歌声却是从牦牛角内传出来的。

惹琼巴想到:“这是密勒日巴拿着的牦牛角。”于是试着要拾起牛角,却因为过于沉重而移动不了。他朝内望去,只见密勒日巴正坐在里面唱歌,然而密勒日巴的身体没有变得比较小,牦牛角也没有变得比较大。这时,密勒日巴唱了一首歌:


惹琼巴的见地如同秃鹰,有时候高高在上,有时候低低在下。不要这样跑动,你的衣袍会湿透的。你应该进来这只牦牛角内,和我在一起,这里非常好。


惹琼巴有如日月,有时候清明,有时候受到障蔽。惹琼巴的行止如风,有时候温和,有时候猛烈。不要在外面跑来跑去,进来这只牦牛角内,这里非常好。


我从来没有去过印度,我只是一个老人,所以我坐在牦牛角末端的狭窄尖部。你去过印度,你是一位大学者,所以你应该坐在牦牛角前端的宽阔开口处。


惹琼巴心想:“嗯,谁知道呢?说不定里面真的有足够的空间给我。”然而无论如何努力尝试,却连手都放不进去。惹琼巴开始打冷颤,他朝牦牛角里唱了一首歌,歌中他说:


您说我的见、修、行欠缺稳定性,确实为真。但无论我的衣袍是干是湿,您都是我的根本上师,我向您祈请。


密勒日巴从牦牛角内走出,向上仰望天空,云朵便分开了,太阳开始照耀,晒干了惹琼巴的衣袍。


在这个地方稍坐片刻后,密勒日巴说:“你不需要在印度学习巫术,我知道如何施展巫术。至于佛法,我没有前往印度是因为我已经有了那洛六法。那洛六法是如此深奥,以至于我光是修持它们就感到心满意足了。不过你去印度并获得无相空行九法是件非常好的事,因为未来将会有人需要这些法。





巴沃法影
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公众号
DHARMA IMAGE
DHARMA IMAGE
束缚我们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执着
公众号

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官网:paworpc.com   微博@paworpc   

敬请关注!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