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 十万歌集 ] 热切思念上师的六首道歌



这些道歌清楚教导了对舍弃轮回的愿求、对上师的信心,以及为了非人众生而禅修悲心。


故事从密勒日巴在邛陇(红玉髓山谷)的琼宗(大鹏金翅堡)岩穴中修持大手印禅修时开始。有一天,密勒日巴想要吃点东西,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食物和水,甚至连柴火也用完了。他觉得自己对禅修有点过于精进,以至于忽略了身体上的安乐,于是他决定花点心思在物质方面上。


有些人相信自己需要像密勒日巴一样经历同样的苦行,要非常贫穷且极少进食才行,但事实上,在修行道上剥夺这些并非必要。苦行本身并不能带来佛果,一个人是经由修持佛法和禅定才能成佛。密勒日巴希求禅修胜于一切,于是经历了苦行,因为其他一切对他而言都不具有太多的意义。密勒日巴是如此地专注在禅修上,以至于他完全忘却衣食,最终落得一无所有的地步。


-堪千创古仁波切教授-


于是,密勒日巴决定离开洞穴去收集一些柴火。突然间刮起一阵强风,吹走了他的柴火。当密勒日巴抓住木柴时,风又开始吹落身上所穿的棉袍,这使得密勒日巴陷入两难——要抓着木柴还是抓住袍子?直到他心想:“我已经禅修这么多年了,为的就是要克服我执,但我现在连舍弃对柴火和这块棉布的执着都做不到!如果风想要带走我的木柴,那么就让它带走吧!如果风想要我的棉袍,那么就让它带走!”于是他就让风把他的柴火和衣袍都吹走了。


由于竭尽全力(修行)且只依靠少量的食物过活,密勒日巴终于筋疲力尽,昏厥了过去;当他醒过来时,看见自己的棉袍挂在一棵树上。他便将它取下,坐在一块石头上。他望向东方,看见远处的一片白云,这让他想到:“玛尔巴正居住在卓沃陇(小麦谷)的土地上,就在那片云朵下。”他想着这些,直到对那个地方、对他的上师、对他的同修们、对上师的教法生起了一阵难以忍受的渴望。带着悲伤、信心和虔心,不由地唱出一首歌,其中他说:


在东方有一片白云,在那白云之下是卓沃陇。在卓沃陇的隐居处,居住着玛尔巴译师。过去我能够见到他。如果我现在能够见到他,我会是多么的快乐。我没有足够的虔心,但我是如此强烈地希望见到我卓越不凡的上师。若能再次见到他,将会令我极度快乐!



第二偈描述玛尔巴的妻子达媚玛,她非常地慈蔼,特别是对密勒日巴,所以这偈说:


达媚玛对我展现的慈爱,比我自己的母亲还多。如果她在这里,如果我能见到她,我会是多么地快乐!她是如此的遥远,前去见她的路程非常地艰辛,但我仍热切地想见到她。接着他唱道:


现在玛尔巴正在卓沃陇,将要给予四种灌顶——瓶灌、秘密灌、智慧灌、文字灌。如果现在我能够接受如此深奥的灌顶,那会令我多么快乐!虽然我很贫穷,没有东西可以作为灌顶的供养;然而,可以请求并接受四灌顶是如此幸运的事。我渴望它们,而且我热切地思念我的上师。


能居住在卓沃陇并见到玛尔巴译师,且获得能让人即身成佛的、深奥的《那洛六法》教示,那是何等的幸运!如果我现在能有那份福气,我将会很快乐。虽然我不具有足够的精进以禅修这些深奥的教示,但是如果我能获得它们并对其作禅修,我会很快乐!


有很多幸运的法友,是来自卫和藏的学者和修行者,目前暂住于卓沃陇的隐居处。他们一起领受灌顶和教示;当他们一起修持佛法时,会互相比较彼此的不同觉证,检验这些觉证的程度如何;当他们从上师那里获得教示时,弟子会比较彼此对它们的理解程度,检视自己是否真的清楚明白其义理。因此,他们的觉证会因而增长。如果我能有那份福气,我会很快乐!


我对我的上师具有信心和虔心,他从未离开我,但我对他强烈的热切思念却令人难以承受,我陷入了极端的悲惨和痛苦。所以我向您祈请,请驱除我的忧伤!



当密勒日巴唱完这首歌后,东方的云朵向他延伸过来,在其最顶端的地方,就是玛尔巴译师,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庄严,他骑在一头白色狮子上。玛尔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大声地呼唤我?是因为不能获得三宝的加持而抑郁吗?是因为想得太多而无法禅修吗?你是否攀执欢愉和世俗活动?怎么了?无论是什么问题,我们都是相融无别的,我一直都与你同在。因此,好好修持佛法、保存教法,并在未来利益其他众生。”密勒日巴因为看见玛尔巴而欢喜不已,唱了一首歌说:


我在心中具有忧愁,于是想着我上师的生活:他是如何和他的弟子以及追随者住在卓沃陇,传法和授予灌顶。我感到强烈的思念和虔心,因此获得了上师的悲心和加持,终止了我不如法的思绪。我的大声哭喊打扰了我的上师,但请原谅我,并请持续以悲心照看我。


我以大精进修行,忍受饥渴、寒冷的艰辛。我将此修行供养给我的上师,以期令他欢喜。我孤身住于山间,作为令空行欢喜的侍奉。我不顾身体上的艰苦,投身于佛法修持中,作为对佛陀教法的承侍。我将毕生修持,作为对没有皈依处、没有保护者之众生的佛法礼物。


如果我会死去,那就让我死去;如果我会生病,那就让我生病;这对我来说不会造成任何改变。我将修持对恶业和遮障的净化,并把此视为比其他的一切都更为重要。经历苦行是生起觉受和证量的必要条件。因此,您,玛尔巴译师,已经藉由给予我完整的灌顶和教示对我展现了极大的恩慈,若是精进,将能够令我成就佛果。为了回报这份恩慈,我正修持佛法,故请悲心照看我。



如此祈祷之后,密勒日巴的心中盈满了喜悦。他重新披上了棉袍,收集起柴火,回到他的岩洞中。


当他回到自己的洞穴时,见到五位称作“阿咱马”的奇怪印度瑜伽士在里面,他们有着小小的黑色身体和大大的眼睛。其中一位还坐在密勒日巴的座位上教导佛法,另外两人正听他讲法,另一人在烹煮食物,还有一个在翻阅密勒日巴的教文。此时他们全都停下正在做的事情,一起瞪向密勒日巴,这举动让密勒日巴感动有点害怕。接着密勒日巴心想:“我在这个地方已经禅修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做任何表示感谢的食子供给统治这些土地的神祇,或是任何的地方神灵,因此它们才创造出这个幻相。我必须表达我对待在这个地方的感激。”因此密勒日巴唱了这首道歌:


这是一个幽静的地方,是成就佛果的胜妙处所,据说过去有很多成就者都曾住在这里。这是一个绝佳的地方,我能在这里独居,并进行所有好的修持。这是一个清净的地方,有清净的水,鸟儿在此不需小心翼翼,而能离于恐惧地生活着。鸟儿和猴子都很安逸,且无忧无虑、相亲相爱。这样的一个地方对我来说真好,有助于修行。


我居住在此,禅修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对我而言,可说是完美极了。如今你们前来,我将对你们禅修慈悲,希望你们快乐并且离去。


密勒日巴唱完这首歌之后,五位瑜伽士却感到非常生气,从五人变成七人,一群人愤怒地面向他。密勒日巴试图用忿怒咒对抗他们,但毫无效果;禅修悲心并给予他们教法也毫无帮助。接着密勒日巴思忖:“我是玛尔巴译师的弟子,他授予我一切现象无非就是心的了悟,因此这些众生不过是我自心所创造出来的,我不应该害怕他们。”于是密勒日巴唱了一首关于其信心的道歌,并透过比喻来表达。





| 加持

持是一种过程,一个人藉此将自己所积聚的部分福德引入另一个人的相续中。赐予加持的能力,取决于给予者的修行成就程度和接受者的信心。给予者通常是根本上师,据说其加持包含所有皈依处总集的加持。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未来的体验是由今日的行为所形成,但根本上师的加持却能对此做出部分调整:也就是说,根本上师的加持能够创造出有利的环境,使得我们因为过去行为而可能产生的修行素质成熟,给予我们所需的启发和能量,藉此开始修持。以此方式,除非我们的行为一直极端不善,否则上师的加持就能够帮助我们,克服冲突的烦恼情绪和其他障碍,因此上师的加持能帮助我们证得我们全都具有的潜在佛性。


巴沃法影
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公众号
DHARMA IMAGE
DHARMA IMAGE
束缚我们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执着
公众号

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官网:paworpc.com   微博@paworpc   

敬请关注!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