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至少我能知道坚持修行的重要性 [ 回忆第16世大宝法王]



噶玛旺嫫在噶玛巴屋兹达克的主座独自闭关12年,之后她从事按摩治疗师的工作,退休后与她的猫住在一艘船上。2013年10月骤逝,时年63岁。


她的闭关指导老师也是她的上师堪布卡塔仁波切说:“12年来,她从来未抱怨过任何事。我虽不敢说她一定就是多杰帕嫫(Dorje Phagmo)的转世,但我可以说她很特别。她的谦逊令人赞叹,而且从不与人谈论她的证量。”



1975年,我在喇嘛耶喜那里受了十戒与僧袍。接下来的那一年,噶玛巴来到确吉尼玛仁波切(Chokyi Nyima Rinpoche)在尼泊尔宝大(Boudhanath)刚建好的寺院,带着喇嘛耶喜的加持,我参加噶玛巴为期一个月的噶举灌顶。


我觉得噶玛巴非常亲近,与他在一起很舒服。从那时起,我总是很容易接近他,无论是从字面上外在的或从其他方式。我去参加黑宝冠法会时,最后坐在他的法座旁边,他就在我跟前正上方。那时没有任何念头,也无法去思考你经验到的是什么,它就是经验本身。之后,法王用一把圆筒形的伞(胜利幢)加持每个人,通常胜利幢的彩带加持时会落到某一边,但是我经过时,彩带就在我的头上展开来像一顶帽子,我听到法王咕哝着发出一种认可的声音。


另外一次黑宝冠法会上,当我低头经过时,感觉到的不是锦缎飘带,而是噶玛巴的手放在我的头上。当你命中注定要遇到某个人分享给你智慧与慈悲,无论你有多少能力可以接受,这都是一种加持。


我确实知道那是一种很深的连结,所以我决定在噶玛噶举传承出家。出家仪式上,当噶玛巴供养仪轨所依物时,我就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举起钵。那个时刻,我注意到他手指甲下的污垢,然后了解到这就是金刚乘!没有所谓的好与坏,干净或是肮脏。那是一个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明晰时刻。


仪式过后,噶玛巴告诉我如果我能在第二天一早过去,他会给予我四加行(Ngondro)的口传。第二天早上我穿着僧袍来到确吉尼玛仁波切的寺院时,太阳才刚刚升起。噶玛巴从浴室出来刚刚洗完澡,看起来六像是从蒸汽和光中化现出来的。当时只有法王、我、他的侍者,还有初升的朝阳。这简直太棒了!他坐下来面带微笑,发现我不会讲藏文时,哈哈大笑拍起手来,然后波卡仁波切走进来翻译。只有在你回忆时才会觉得“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在那个当下却是没有任何念头的。


不过,当我说自己没有什么证量,这并非因为谦逊而是诚实,没有人比我更知道自己的无明。但是曾接受过如此多的加持,发现有时候人们会认为是证量,而我其实只不过是个像犬牙的饰物。我曾经浸润在加持中,假如有人感受那样的加持来自于我,那也并非我本人的智慧,而是因为我有幸与那些智者大师在一起。尽管我可能是一个笨蛋,但至少我能知道坚持修行的重要性。当萨迦崔津(Sakya Trizin)法王对我说:“哦,你现在一定证悟了。”我的回答是:“我只是一直在修行而已。

本文出处:《她以雪为食》(She Ate Snow)维多利亚卓玛(Victoria Drolma)著)




巴沃法影
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公众号
DHARMA IMAGE
DHARMA IMAGE
束缚我们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执着
公众号

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官网:paworpc.com   微博@paworpc   

敬请关注!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