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历代噶玛巴


第一世噶玛巴
杜松虔巴 (Düsum Khyenpa, 1110-1193)

༄༅། །དཔའ་བོ་སྐུ་ཕྲེང་བཅུ་པས་མཛད་པའི་དུས་གསུམ་མཁྱེན་པའི་རྣམ་ཐར།


童年

法王诞生在东藏多雪的泽乡(Teshö)山脉多康(Do Khams)村中,被取名格沛(Gephel)。他的父亲是专修大威德金刚的瑜伽士,母亲是一位瑜伽女。从小父亲就教他佛法,并很有成就,且获得神通,可在石头上留下手印和脚印。

最初的上师

廿岁时,他在堪布确吉森给(Chapa Chokyi Senge)座下出家,堪布是西藏辩经制度的创始者。并追随大译师帕萨尼玛察巴喇嘛(Patsap Nyima Trakpa)大译师,翻译了很多中观论著,并是一位中观应成派的修行者。

追随冈波巴学习
卅岁时,他在根本上师冈波巴座下学习。冈波巴是大瑜伽士密勒日巴的弟子,杜松虔巴先修学噶当传承的教法。主要得先以大乘经教为基础,才能修习金刚乘的法教。他也追随惹琼巴(Rechungpa)和其他密勒日巴的弟子学习。


由于法王本具的慈悲心,使他无论学习经教或禅修都迅速有成就并证悟悉地,他示现各种因证悟而产生的神通力,最为人所传颂;并且也让弟子们生起好奇心和信心。所有历代噶玛巴都具有一种摄受力,无论谁只要见到噶玛巴,都会生起无比的感动和对佛法的信心。

创建寺院
法王五十五岁时在堪波涅南(Kampo Néynang)与建了一座寺院;在六十岁时,他在东藏里塘(Lithang)与建了潘普寺(Panphuk)。之后七十六岁时,他在东藏兴建了噶玛寺(Karma Gon)。八十岁时在中藏吐龙谷(Tolung valley)创立楚布寺(Tsurphu),是为法王的主寺迄今。

第一世噶玛巴是藏传佛教转世制度的创始人。历史上法王圆寂入灭前,都会留下预言信函,明确指出自己下一世将出生的地点、时辰、父母姓名和出生时所示现的瑞相。法王将存证信写好,交给他的弟子卓贡惹千(Drogon Rechen),他是法王传承的持有者。

八十四岁时法王圆寂,他主要的弟子是:达隆巴(Tak-lungpa)创建达隆噶举(Taklung Kagyu),仓巴嘉惹(Tsangpa Gyare)创建竹巴噶举(Drupa Kagyu),噶当巴德西(Khadampa Desheg),创建卡陀宁玛(Katok Nyingma)传承。

黄金珠鬘传承人是卓贡惹千(Drogon Rechen)
无间断的噶举传承是由袓师一代一代口耳相传的,转世制度的建立,使噶玛巴以大慈悲心住世弘法;而传承则经由前一世法王传给接法弟子后,再口耳相传给下一世法王。因此在黄金珠鬘的传承链中,从帝洛巴到第一世噶玛巴是代代亲传。但是从第一世噶玛巴起,则传承不断的经由弟子们传给下一世噶玛巴,我们介绍历届噶玛巴时,也必须介绍他们承接传承的弟子。因为他们都和法王一样是黄金珠鬘的传承者,是传承的持有者。


卓贡惹千(Drogon Rechen, 1148-1218)诞生于中藏雅龙(Yarlung)区的一个读书人家庭。从小对小乘、大乘佛法的次第道有心得。九岁时,他从噶举上师章吉惹巴(Zangri Repa)处学习到口授密法及大手印道歌。平时他只穿着棉布禅修,故同密勒日巴一样被称为仁千,意思是「穿着棉布的大瑜伽士」。他有非常殊胜的证悟。

行密勒日巴之道
十五岁时,他的上师章吉惹巴(Zangri Repa)圆寂。上师圆寂之前,指示他应去接密勒日巴的法脉,然后认真修行成为法系中的上师。因此,他先追随多位噶举上师以及大圆满上师学习,但是他对自己证悟的三摩地不满意,决定离家修行。先经由空波(Kongpo)到东藏康区(Kham),一路上,他向遇到的多位上师求法。从通巴桑珠(Thöpa Samdrup)得到施身法传承;从恩嘎利巴(Ngari-pa)学到金刚手菩萨及金刚萨埵法,从尼亚巴就赛(Nyalpa Josey)学文殊和忿怒马哈嘎拉法。他建了十八个密乘道场,并成就了众多弟子。

与第一世噶玛巴相遇
此时卓贡惹千巴正对气脉明点修行颇有心得,对自己的成就生起了一些我慢心。当他一知道著名的法王杜松虔巴住在堪波南宁,就决定去见他,他只想去晤面,并没有想要去求法。见面时,第一世噶玛巴告诉他:「啊!年青的金刚乘行者,你可以去跟我的学生学习。」哲贡仁千问道「你有怎样的学生?」噶玛巴回答说:「德松 桑杰(Deuchung Sangye),贝萨札德瓦(Baltsa Takdelwa)等等。」哲贡仁千先去见德松桑杰,德松桑杰要他去见贝萨札德瓦。他到了贝萨札德瓦山洞,看见一只大老虎在里面睡觉,他吓得跑了回来。德松告诉他再去一次,他再去,看见山洞中有个小水池。他扰动池水并丢进去几块小石子后离去。再次德松叫他回去看看,他去看到山洞中的一位老瑜伽士膝上有他丢 下水的石子。此时,他心想「如果弟子都这样有本事,他们的老师的证悟一定更了不起!」他以坚定的决定及信心,在法王座下认真修习了七年,成为法王最主要的心子之一。

他卅七岁剃度受比丘戒,法名索南札巴(Sönam Drakpa),他继续追随法王学习噶举传承法教三年后,成为法嗣和传承的持有者。当法王噶玛巴回到中藏,哲贡仁千留在康区(Kham)噶玛寺(Karma Gon)和堪波涅南寺(Kampo Neynang)弘法及继续法王的事业。七十岁时圆寂,火化后有很多舍利子。他的法子是朋札巴桑南多杰(Pomdrakpa Sönam Dorje),他是噶举传承的继承人。

以上数据来至巴沃祖湛成瓦(Pawo Tsuklak Trengwa's)所著的《学者的盛宴》,北京版,vol.2,pp873-877。


朋札巴索南多杰(Pomdrakpa Sonam Dorje, 1170-1249)诞生在中藏吉当巴却竹(Dri Dampa Chöchuk)。五岁时开始读书,九岁时从涅拉康甘波(NyenLhakhang Gangpo)得母续传承。十四岁时,一听到卓贡惹千的名字,立刻在禅定中看见红色空行母预言卓贡是他的上师。不到十天,他就去觐见卓贡惹千,并在座下出家,法名索南多杰。从此卓贡惹千是他的根本上师,给他很多的灌顶。他苦修多年,在灌顶时及禅修时都亲见智慧本尊和第一世噶玛巴传授法教。从卓贡惹千处,他 得到全部噶举传承,成为法嗣和噶举传承的持有者。

噶举传承的持有者
朋札巴接噶举传承之后,成为非常殊胜的上师。卓贡惹千曾告诉朋札巴和洛卓仁千(Lodro Rinchen),他们俩人同时都是传承的持有者。他也预言朋札巴的佛行事业会非常兴盛,并且他的弟子会使传承更广大的宏扬直到未来。那时,朋札巴看见他的上师示现为佛陀,无数的佛围绕着,这是他成为传承持有者的征兆。

朋札巴的佛行事业,如预言一样的兴盛,他将传承传授给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Karma Pakshi)。


第二世噶玛巴
噶玛巴希(Karma Pakshi, 1204-1283)


神童

法王诞生在东藏直龙查托(Kyil-le Tsakto)的贵族家庭中,名叫确津(Chözin)。六岁时,未经指导便有书法的才能,对佛典浏览一遍便能理解,大家确信他是转世灵童。

在赴中藏求学时,遇见朋札巴,他从第一世噶玛巴法嗣哲贡仁千处接受到噶举传承。朋札巴将传承中的法教透过灌顶,正式的都传给了年轻的噶玛巴希。也从此开始,此后的每一位噶玛巴,都是从传承持有者处得到传承中的一切教法而成为传承的持有者。

第二世噶玛巴前半生几乎都在闭关,并去访问及修建第一世噶玛巴所建的寺院。他也是第一位将观音菩萨六字大明咒:「嗡玛呢贝美吽」传到西藏的人。

忽必烈皇宫
四十七岁时,法王接受蒙古可汗成吉思汗孙子忽必烈的邀请到了中国。在中国西藏及马可波罗游记中,都记录了噶玛巴希在皇宫中示现神通的事迹。法王也扮演和平使者,但他不愿在皇宫中留下,而得罪了忽必烈。

此后十年,噶玛巴希在中国、蒙古、西藏各处行脚,成为大家尊敬的上师。忽必烈的哥哥,当时的皇上蒙哥可汗特别尊重法王并赐予「Ti Ahro」金印。蒙哥可汗去世后,忽必烈继承元朝王位,统领广大国土。忽必烈对噶玛巴希七年前拒绝留在宫中一事仍非常不悦,并且妒忌噶玛巴希和哥哥蒙哥更亲近,于是他派了三万大军去逮捕噶玛巴。当大军面对噶玛巴时,皆因他的二指手印而定住不能动。由于法王对这些军人生起大悲心,让军人能动并任由他们逮捕。但军人却绑不住他,因为他似乎没有实体。给他喝毒药,法王身体中却反而射出使人目眩的光芒。各种方式都对噶玛巴无效,忽必烈终于改变心意,并且成为他的弟子。噶玛巴在皇宫里停留了一段时日,受到极尊荣的待遇。

禅定中示现神通
噶玛巴回到楚布寺,看见数年前兴建的五十尺高的巨大佛像,竟然不正,向左倾斜。法王在佛前入禅定,身体如佛像般倾斜,然后身体缓缓坐正直,佛像也随之归正。

第二世大宝法王的一百多部著作,都存在楚布寺藏经阁中。在圆寂前,噶玛巴希把他转世的讯息告诉了他的法嗣邬金巴。

邬金巴(Orgyenpa, 1230-1312)诞生在北藏拉拓村(Lato),一个密乘修行者家中。年轻时随父亲修学金刚乘教法。他非常希望能闭关修行,但是知道先得充实经教基础。上师葛桑巴 (Götsangpa)为他受沙弥戒(upasaka)。七岁开始,他为治学打下基础。十六岁时他开始在仓区(Tsang)极负盛名的寺院中学习论藏、中 观、律藏及五明和科学学门。

他每科成绩都很好,他从哥伦巴(Golungpa Namkha Gyaltsen)处学习全部时轮金刚密续,如有疑惑则时常向葛桑巴上师请教。他去尼泊尔、印度、中国、巴基斯坦、查里(Tsari)、冈底斯山(Mount Kailash)、加蓝达拉(Jalandara)和乌地亚拉(Odiyana)去学习及至各圣地禅修。他得到至高的证悟成为金刚乘的成就者。

五十三岁时,他遇到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他获得噶举全部传承法教,经口传之后,他融入传承教法中与它无二无别。邬金巴的佛行事业遍及西藏各地,他教授弟子的重点是冈波巴传承的大手印法。

在众多的弟子中,他有四大法子:涅多瓦(Nyedowa)两兄弟,确戒卡却瓦(Chöje Khachuwa),和蒋扬索南唯瑟(Jamyang Sönam Öser);另有八个弟子,其中四个非常杰出,都是西藏印度著名的学者或瑜伽士。但是他最主要的弟子是第三世噶玛巴让烱多杰。


第三世噶玛巴
让烱多杰 (Rangjung Dorje, 1284-1339)


法王诞生在南藏定日兰可(Dingri Langkor)一个寜玛传承家庭中。他三岁时就要求同伴孩子们用草做一个宝座,他端座其上,再戴一顶黑帽子,说自已是噶玛巴。五岁时,他去见邬金巴,邬金巴在梦中已知他的到来。邬金巴认证此孩子是噶玛巴希的转世,把金刚黑宝冠等第二世噶玛巴的遗物都给了让烱多杰。


一切佛法传承知识的权威

让烱多杰在楚布寺长大,承接了噶举和宁玛的传承。十八岁时,他受沙弥戒;他从埃菲尔士峰(Mt.Everest)山下闭关后才受比丘戒,并在噶当传承中学习。不仅如此,他更遍访上师到各教派中去学习佛法。因此他成为印度、西藏各种佛教传承中法教及修法的权威。

创立噶玛宁体(心髓)传承(Karma Nyingtik)
廿多岁时,在闭关禅定中,他看到太阳升起中有无垢友(Vimalamitra)尊者,然后莲师融入他的眉心中,他剎那间知道他得到了宁玛传承大圆满灌顶。他写了很多关于大圆满的教法,并创建了噶宁传承。由予他深入宁玛派无垢友的法教,他将噶举大手印和寜玛大圆满结合成一体。

卅五岁时,他在定中学习了时轮金刚教法。他著作占星术的新论述,迄今被称为「楚期」或楚布寺天文学,它是设计楚布寺藏历的基础。他也精通医学,在西藏,天文学和医学是相关连的学问。在他一生之中,写了很多部论典,包括著名的《甚深内义》(Zab mo nang don)是金刚乘中最著名的典籍。

第三世噶玛巴在西藏和中国建立了很多寺院。1332年他去中国为他的弟子元朝皇帝托贡铁木尔(Toghon Temur)举行登基仪式后在中国圆寂。圆寂时,很多人都看到他的形象在月亮中呈现。

在他众多的弟子中,雅德遍千(Yakde Panchen),多波巴(Dolpopa)创立了觉囊(Jonang)教派,夏玛札巴森给(Shama Drakpa Senge)等等。最重要的是嘉华永东巴(GyalwaYungtönpa)他是噶举传承的持有者。

嘉华永东巴(Gyalwa Yungtonpa,1296-1376)诞生在南藏从宗都根莫(Tsongdu Gurmo)一个宁玛传承修行人家中,取名叫多杰本(Dorje Bum)。他从小学习五明,并且对大乘经典和金刚乘经典有无比的知识。他大部份时间在夏鲁(Shalu)学习。他从祖强巴森给(Zur Champa Senge)处学习大圆满法中之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Do-gyu-sem-sum),他之后又从香巴夏本(Shamgpa Shakbum)学习了 Yaman taka cycle of teachings和灌顶。他追随非常多的上师学习,成为当代最受尊重的大师。

嘉华永东巴对萨迦(Sakya)、楚布(Trophu)、夏鲁(shalu)、桑普(Sangphu)作供养,并应他母亲的要求,他接受了一位空行母。在第一个孩子出世后,他请求家长允许他剃度,法名多杰帕(Dorje Pal)。他然后遇到第三世噶玛巴让烱多杰,得到口传及全部传承并圆满证悟。他多年在西藏、帕罗(Paro)和不丹修行。

他作一部论著分辨经藏和续藏对佛法见地上的不同,不尽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超越当代的许多伟大学者,譬如雅德遍千(YakdePanchen)即成为了他的弟子。他是密行瑜伽士,利益非常多众生。他82岁时,在木蛇年圆寂,圆寂时出现很多成就者的瑞相。在他众多的弟子中,最关键的是第四世噶玛巴若佩多杰(Rolpe Dorje)。


第四世噶玛巴

若佩多杰 (Rolpe Dorje, 1340-1383)


依前世所留下的预言函所示,第四世噶玛巴诞生在西藏的空波区(Kongpo)。他的母亲是智慧空行母所化现,周遭的人都能听到他在母亲腹中持诵咒语「嗡玛尼贝美吽」。出身时,他坐直并持咒。三岁时,他告诉母亲说:「我是噶玛巴希的转世」。很小他就具有噶玛巴的神通力,他可同时阅读多本书,并且可以从梦中得 到殊胜的法教。他六岁受沙弥戒,十八岁他从堪千东竹巴处接受了比丘具足戒,并持戒严谨,不食酒肉。

他在楚布寺研习哲学和宗教辩论,然后至第三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法嗣宁玛上师永东巴(Yungtönpa)处承受噶举宁玛之传承灌顶。

十九岁时,中国元朝皇帝托贡铁木贞邀请噶玛巴去中国。他接受后一路上各处停留教学。他在中国教学三年,并建立了很多寺院及道场。铁木贞是元朝最后一任皇帝,之后明朝明太祖邀请他去中国,他无法亲自前往,但派了学识渊博的喇嘛代表他去中国。

一个殊胜的聚会
当他从中国回到西藏旅途中,替一个特殊的年青人取名衮噶宁波(Kunga Nyingpo)并授予沙弥戒,并预言这位从宗喀(Tsongka)来的青年将来会成为一位伟大的上师。此青年人即是创立格鲁(Gelugpa)传承的宗喀巴大师(Tsongkhapa)。

法王是一位诗人,特别熟习印度的诗,他写了很多诗和道歌,成为噶举传承的特色。有一次他的弟子一位公主告诉噶玛巴,她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告诉她,倘若任何人能在巨石山上做出三百尺高的佛像,则对大众将有很大的利益。不过工人都不知该怎么做,法王亲自用山坡上的小石勾画出佛像的略图,然后亲自监督。费时十 三个月,三百多个工人齐心合力完成了一幅巨大的佛像唐卡。

他在藏东圆寂前在鲁王山顶上说「应将一名好僧侣的遗体火化在此山顶,这样中国军队将不会入侵西藏。」后来大家知道法王在预言自己的圆寂。

他主要持续传承的弟子是第二世夏玛卡却旺波(Shamar Khagchod Wangpo)

卡却旺波 (Khagchod Wangpo, 1350-1405)被第四世大宝法王噶玛巴认证为第一世夏玛仁波切(1283-1349)的转世。他诞生在北藏纳香境内的(Namshang)契玛龙(Chema Lung),从小就非常特殊。七个月大的时侯,他看到第四世噶玛巴示现对他一弹指,他就能忆起前世的一切。七岁时,他遇到第四世噶玛巴并受沙弥戒和菩萨戒。噶玛巴传授他完整的大手印、那洛六法及噶举传承法;并为第二世夏玛巴举行红宝冠坐床典礼。卡却旺波追随多位噶举和宁玛上师学习藏经和密续。

第四世噶玛巴圆寂后,卡却旺波承接传承。并在认证第五世噶玛巴后,在楚布寺为他举行升座典礼并传授法教。

卡却旺波是传承中第一位将法教写作成法本的,据记载共有八部著作。

卡却旺波五十六岁时圆寂,并示现证悟的征兆。他的法嗣是第五世噶玛巴德新谢巴(Deshin Shekpa)。


第五世噶玛巴

德新谢巴 (Deshin Shekpa,1384~1415)


法王诞生于南藏涅塘地区一个瑜伽士家中,他母亲在怀他的时候,能听到他在胎中念「嗡啊吽」咒声。他一出生不久就坐直,擦一擦自己的脸说:「我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是噶玛巴!嗡玛尼贝美吽!」

当他被带到楚布寺,第二世夏玛卡却旺波仁波切立刻认出此孩子就是第四世噶玛巴若佩多杰的转世。他把黑宝冠等他代为保管之物都给了德新谢巴,并授予所有噶举的传承的法教,德新谢巴很快的完成了学习。

二十二岁时,明朝永乐皇帝在梦中见到噶玛巴就是观音菩萨,于是寄来金字书写的信函,邀请噶玛巴去中国。二十三岁时,噶玛巴旅行三年才到了皇宫;永乐皇帝亲自在城门口迎接并尊噶玛巴为师,对法王非常尊敬。历史中曾记载,在接下来一百天中,噶玛巴每天显现一个绝妙惊人的奇迹。永乐皇帝将事迹绘画在布上并以汉、 蒙、藏文字批注《噶玛巴为明太祖荐福图》。和以前两位噶玛巴一样,德新谢巴也去五台山朝圣,并视察他的寺院。

永乐皇帝在一场法会中,看见一顶由十万位空行母的头发所织成的黑色金刚宝冠,在上师头顶上盘旋;皇帝悟到这是因为他的虔敬,才可能见到能助他开悟的法冠,因此他做了一顶宝冠供养噶玛巴,使人人都可以看到,并获得加持,这是黑宝冠法会的开始。据说人们只要看到此宝冠一眼,便得被救渡。皇帝并赐噶玛巴最高的头 衔「大宝法王」及金印,此后噶玛巴被尊称为大宝法王噶玛巴。

1410年法王回到楚布寺,修复遭地震破坏的寺院。他认证夏玛确培耶谢(Shama ChopalYeshe,1406~1452)为第三世夏玛仁波切。他知道自己不久人世,留下转世信函。法王在布达拉宫圆寂时才卅一岁,火化后舍利中显现了观音菩萨、胜乐金刚和喜金刚的形象。

噶举传承的持有者,是噶玛巴的弟子索关仁千桑波(Sokwön Rinchen Sangpo,亦名Ratnabhadra或Rikpe Raltri)

索关仁千桑波(Sokwön Rinchen Sangpo,亦名Ratnabhadra或Rikpe Raltri,15世纪)诞生在索山(Soksam)一个著名的家庭中。从小在寺院剃度出家,他接受了一般教育及佛法教育后,在西藏各处行脚参访并参加辩论。辩论的主题是《中观论》、《般若经》、《律藏》及《阿毘达摩俱舍论》,他成为经藏及续藏的大师,因此被尊称为「日贝惹直」(RikpeRaltri)因明哲理之剑。他从第五世噶玛巴得到噶举传承的全部法教,并圆满证悟,成为当代最殊胜禅师。

索关仁千桑波将噶举传承法教传给了第六世噶玛巴通瓦敦殿(Thongwa Donden 1416~1453)


第六世噶玛巴
通瓦敦殿(Thongwa Donden, 1416~1453)


法王诞生在东藏靠近噶玛寺(Karma Gon)的哦托色炯(Ngomto Shakyam)一个瑜伽士家中。出生不久,父母抱他外出乞食,遇到第五世噶玛巴弟子俄巴恰嘉华(Ngompa Cha Gyalwa),小婴儿非常兴奋。哦巴恰嘉华问他叫什么名子,小婴儿握住他的手指说起话来「我是无生,超越一切名、地点,我将引导许多众生解脱!」然后说他是噶玛巴,但请求先不要告诉别人。俄巴恰嘉华照顾他七个月之后,把他带去噶玛寺。

第五世噶玛巴弟子第三世夏玛仁波切认证他是噶玛巴转世后,为他举行升座大典,并和蒋扬札巴(JamyangDrakpa)、堪千涅普瓦(Khenchen Nyephuwa)共同将噶举传承法教全部传给他。法王并也从他的传承上师仁千桑波得到全部的传承法教。九岁时,在中藏奥卡塔西塘寺(Olka Tashi Tang),由纳普南藏波剃度,他受了菩萨戒,也接受「时轮金刚」灌顶。他编纂了玛哈嘎拉舞的论述并为冈仓噶举制订了很多修行仪轨(冈仓噶举就是噶玛噶举),又将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法教和希解派(Shijay,chöd-cuttingthrough egotism)(达摩祖师创立之施身法)融入噶举传承。他在西藏广行佛行事业包括弘法、教学、修建寺院、出版经书,制订僧伽仪轨,并在噶举传承中开设了佛学院。

1452年,他知道不久人世,开始闭关,并将金刚持法教传给国师嘉察巴究敦珠(Gyaltsab GoshirPaljor Döndrup), 并托付他一封转世信函,交待下一代转世的所有细节。第六世噶玛巴主要的法子是本嘎蒋白桑波(Pengar Jampal Sangpo)着有大手印传承祈请文,是他在证悟大手印时自然流出的法语。

法王圆寂时才卅八岁(1453)。他的主要弟子有 第一世国师嘉察巴究敦珠仁波切(Gyaltsab Goshir Paljor Döndrup 1427~1489)、第二世大司徒札西南嘉仁波切(Situ Tashi Namgyal 1450~1497)、夲嘎蒋白桑波(PenkarJampal Sangpo)、昆千绒通堪布(Kunchen Ronton Khenpo)。

本嘎蒋白桑波(Pengar Jampal Sangpo, 15th~16th世纪)诞生在旦香(Damshang)一个成就者的家庭中。很小就开始读书;廿岁时,随大班智达荣登(Ronton)学习经藏及密续,之后随第六世噶玛巴,专注的学习噶举传承法教及那洛六法等法,成就噶举传承中杰出的上师。

他是第七世噶玛巴的主要上师,传授全部噶举传承法教并教导年轻的噶玛巴成为和他一样有学问、有教养、及有高尚品德的君子。

国师嘉察巴究敦珠(Goshir Gyaltsap Paljor Donprup, 1427~1489)诞生在中藏涅莫区,第六世噶玛巴教导他经藏和论藏,从噶玛巴本嘎蒋白赞波和多位上师处学习佛教理论及禅修方法,之后他担任噶玛巴的秘书,他把自己奉献给噶玛巴和传承事业,他就是第一世国师嘉察仁波切。他把从第六世噶玛巴得到的传承法,全部都传给了第七世噶玛巴确札嘉措(ChodrakGyatso)

国师嘉察巴究敦珠于第七世噶玛巴二十五岁时示现圆寂并显现很多成就的瑞相。

第七世噶玛巴

确札嘉措(Chodrak Gyatso, 1454~1506)


法王诞生在北藏企达(Chida),在母腹中就会叫妈妈(Ama-la)。他一出生就用梵文念咒「嗡阿吽」,它代表空明无二的境界。五个月大时,他说:「在世界上除了『空』之外别无他物」。九个月大时,父母带他去见第一世国师嘉察仁波切,他马上被认出是第六世噶玛巴信中所指的男孩,仁波切并为他举行了升座大典。四岁时,国师嘉察仁波切为他灌顶。八岁时,他在噶玛寺追随国师嘉察仁波切、本嘎蒋白桑波(Pengar JampalSangpo)学习完整噶举法教。法王一生大部份时间在闭关;他也是一位大经论师,他有很多著作包括《三世之灯》(TheLamp of the Three Worlds),及他最出名的《逻辑海典》(The Ocean ofReasoning)。噶玛巴在楚布正式成立了佛学院,并修复噶玛巴希所造的佛像。他非常活跃的主持公道、排忧解纷、保护动物、主持桥梁开工典礼,赠送黄金到佛陀成地道菩提迦耶建佛像等等。他带领很多人为消除疾病念百万遍六字大明咒。五十三岁,他圆寂前,把下一世转生的详情写在信中,交给札西巴究 (Tashi Paljor)。

札西巴究─第一世桑杰年巴仁波切─德玛竹千(Denma Drachen 1457~1525)诞生在东藏德格的德玛区。五岁时,一听到噶玛巴的名字,他立刻会肃然起敬。一年后,他见到第七世噶玛巴,赐予他法名札西巴究。他追随大学者桑杰巴(Sangye Pal)在德玛学习。十六岁时,噶玛巴传授他全部噶举传承法教;之后在噶玛巴指导下,去中藏康山闭关修行。和密勒日巴一样,廿年的闭关,他圆满证悟,是第一世桑杰年巴仁波切(Sangye Nyenpa Rinpoche)。

他是第八世噶玛巴的主要上师,并将传承授予第八世噶玛巴米觉多杰(Mikyo Dorje)


第八世噶玛巴
米觉多杰 (Mikyo Dorje, 1507~1554)


法王诞生于俄楚(Ngomchu)的卡帝普区(Kartiphuk)名沙丹(Satam)的小村庄一个瑜伽士家庭。一出生就说「我是噶玛巴」。大司徒仁波切得到这消息,并发现一切征兆与预言信中相符,于是认证此孩童是噶玛巴,并带他去噶玛寺受到帝王般的照顾。

法王五岁时,在青海省有一位母亲声称自己的孩子是噶玛巴,噶玛巴的监护人国师嘉察仁波切和杨日巴(YangRipa)去处理这事件。他们发誓,在未能确定谁是真的转世噶玛巴之前,对两个孩子绝对一视同仁。当他们见到米觉多杰时,竟情不自禁的行大礼拜,立刻相信他是真的噶玛巴。但是为了慎重起见,大司徒仁波切、国师嘉察仁波切和好几位第七世噶玛巴的弟子,设计了一个测验来确认谁是真的噶玛巴。米觉多杰通过了考验 并说「唉玛吙!不要怀疑,我是噶玛巴」。次年,他六岁时,国师嘉察仁波切为他举行了升座典礼。

噶玛巴米觉多杰追随多位上师学习,包括大司徒仁波切、多摩札西唯瑟(Dulmo Tashi Ösel)、达波札西南嘉(Dakpo Tashi Namgyal)和噶玛钦列巴(Karma Trinleypa)第一世噶玛钦列巴仁波切。他从桑杰年巴仁波切和大司徒仁波切处得到全部噶举传承法教。八岁时噶玛巴到了苏曼寺,在定中「法称」与「陈那」现身传授他中观思想。九岁时,他接受了云南姜王的邀请去访问,使原本反对佛教的姜王,皈依了佛门,并接受灌顶,并在境内建筑一百所寺院。

噶玛巴游访到了蔡林达里(Tralin Dali),在此他为宗喀巴大师及两位法子修了一座特别仪轨。同年十一月,中国明武宗派了五百名官员带了各种宝物,邀请他造访中土。这时噶玛巴于定中看见天空有两个太阳,其中一个突然坠落地上,法王认为是武宗驾崩之兆,故没有去中土。使节回国后武宗已去世,证明他的预言确实无误。

米觉多杰是最著名的噶玛巴,他是大禅师和大学者,著作卅多部论典,包括注释《毘奈耶经》、《般若经》、《阿毘达摩论》、《中观》等,及关于大手印和相关法义的作品。他也是艺术家并且是唐卡画的主要学派噶玛加吉(Karma Gadri)派的创使人,他为噶玛噶举传承写了很多部修法仪轨和祈请文。

第八世噶玛巴在胜观中知他与咕噜仁波切是不可分的。咕噜仁波切所行的弘法事业,是佛在人间圆满弘法事业的一种方式。第八世噶玛巴知道他的佛行事业和咕噜仁波切执行第三佛迦叶佛(Dipamkara)(第四佛是释迦牟尼佛)的佛行事业无二无别,在此贤劫中共有一千佛,因此噶玛巴和咕噜仁波切都可说是千佛事业的化身。

法王四十八岁圆寂前,将预言来世的信给了夏玛昆丘颜拉仁波切(Shamar Konchok YenlakRinpoche)。他主要弟子有:第五世夏玛仁波切(Konchok Yenlak Rinpoche)、第四世大司徒秋吉果洽仁波切(Chokyi Gocha Rinpoche)、第四世国师嘉察札巴敦珠仁波切(TrakpaDudrup Rinpoche)、第二世巴沃祖拉湛瓦仁波切(Pawo Tsuklak TrengwaRinpoche)。他在预言信中写道:「我的来世将投胎到一个雪域东边泽秀河扣的地方,那附近有自然形成的观音像岩石,还可听到潺潺的水声。我看见征 兆,我会很快在那里出生」

昆秋颜拉(Könchök Yenlak, 1526~1583)诞生于木鸡年在空波(Kongpo) 北部叫姜(Kyen)的地方,一出生就念六字大明咒。第八世噶玛巴认证他是第五世夏玛巴,他追随噶玛巴和巴沃仁波切学习,很快的成为大学者和禅师。并由噶玛巴处得到全部传承法教,成为传承的持有者。他有很多著作,并认证及教导第九世噶玛巴。他圆寂时有非常多瑞相。他将全部传承法教传给第九世噶玛巴旺秋多杰。

第九世噶玛巴

旺秋多杰 (Wangchuk Dorje, 1556~1603)


正如第八世噶玛巴所预言,旺秋多杰诞生在东藏高地翠秀(Treshö)。他在母腹中,便念咒语发出声音。出生时,他双跏趺坐而落, 说:「我是噶玛巴!」。六个月大时,他被带去楚布寺,大司徒仁波切和夏玛仁波切都认证他是第八世噶玛巴的转世。六岁时,夏玛仁波切为他举行升座典礼后,在夏玛仁波切陪同下,到了西藏、西康等多处旅行弘法,共有三万多比丘受具足戒,接引了无数人信闻佛法。噶玛巴旺秋多杰也前往蒙古和不丹弘法,及兴建寺院。法 王指派德行高超的喇嘛代表他去锡金,创建了三座寺院:拉兰(Ralang)、波通(Phodong)及隆德(Rumtek);隆德寺在一九六○年代成为大 宝法王噶玛巴在印度的主寺。

和第八世噶玛巴一样,第九世噶玛巴有很多注释经典和大手印的论著:《了义海》(The Ocean OfDefinitive Meaning)、《除无明闇》(Dispelling The Darkness OfIgnorance)和《直指法身》(Pointing Out the Dharmakaya),这些著作都是此后传承中学习大手印的重要教材。

四十八岁时,他把预言下一世转世信函交付第六世夏玛仁波切确吉旺秋(Chokyi Wangchuk)后圆寂。

第六世夏玛仁波切─确吉旺秋(Chokyi Wangchuk, 1584~1630)诞生在中藏直贡区(Drikhung)。五岁时,第九世噶玛巴认证他是第六世夏玛巴,并将噶举传承法教都传给他。他成为大学者,精通经藏和密续。他的记忆力惊人,能完整背诵三十二部佛典,并有很多论著。他是西藏王德西松巴的上师;兴建了堪波涅南寺(Kampo Neynang)。他曾去中国和尼泊尔弘法,并用梵文教导尼泊尔国王拉曼那能辛(Laxman Naran Singh)佛法。

他认证第十世噶玛巴确映多杰,并传授传承法教。四十岁时圆寂,并示现瑞相。

第十世噶玛巴
确映多杰 (Chöying Dorje,1604~1674)


第十世噶玛巴确映多杰诞生在西藏东北的角落,果洛康西唐(Golok KhansiTang)。他一出生,就向四方各走一步,双腿盘坐在中央并说:「嗡嘛尼贝美吽啥!我怜悯人道之苦,因为我是噶玛巴!」这神奇的婴儿被带到宗莫钦 (Tsong Mo Che)王宫,备受礼遇。六岁时,被夏玛仁波切认证后,为法王举行升座典礼。噶玛巴七岁前便通晓绘画和雕塑,八岁时即能依照造像量度书籍的尺度绘制出精美的佛像,又通晓雕塑与刺绣工艺,被誉为神童,着有《噶鲁艺术注释》一书。年轻的噶玛巴常举行黑宝冠法会。他曾与大约五百位博学的年轻喇嘛辩经,被问到佛陀 的生平故事、菩萨教法以及中观派的法义等等,噶玛巴赢了辩论。

噶玛巴预知政治将会动乱并有战事发生,他知道蒙古军队会介入支持黄教格鲁巴,政治迫害即将来临。于是噶玛巴将他的资财布施给穷人,指派国师嘉察仁波切作为他在楚布寺的临时代表,他带领随从到扬竹(Yam Dul)搭帐蓬扎营。蒙古固始可汗率兵占领西康后,进军西藏,造成极大的破坏;并攻击噶玛巴的营地,杀害很多随从。噶玛巴带了待者昆都赞波(Kuntu Zangpo)飞行离去。他们落在荒芜之地,连续十二天没有食物;这时莲师现身,给他们服用了甘露丸。然后他们到了云南、缅甸和尼泊尔,一路上他边行边弘法及兴建道场。

过了廿多年后,法王才回到了西藏。他认证夏玛仁波切、国师嘉察仁波切和巴沃仁波切的转世,并传授给他们噶举传承法教,夏玛巴成为他的法嗣。法王七十一岁 时,留下转世预言信函给夏玛巴和嘉察巴后圆寂;之后由国师嘉察仁波切继续主持楚布寺。此时西藏的政治环境已彻底改变,第五世达赖喇嘛已成为西藏的统治者,此政统也从此一代代的传递下去。

他杰出的弟子有:第七世夏玛仁波切耶谢宁波(Yeshe Nyingpo1631~1694)、第六世大司徒仁波切米滂确嘉惹殿(Mipham Chogyal Rarten 1658~1682),第六世国师嘉察仁波切(NobuZango 1659~1698)、第五世巴沃仁波切祖拉成列嘉波(Truklak Trinlay Gyampo1694~1699)。

第七世夏玛仁波切─耶谢宁波( Yeshe Nyingpo, 1631~1694)诞生在东藏果洛(Golok)区,被第十世噶玛巴认证。他非常虔诚的追随噶玛巴学习,得到全部噶举传承的法教;并成为大手印及大圆满禅修的成就者,六十四岁时圆寂。他是第十一世噶玛巴耶谢多杰的认证者,也是传承导师。

窗体顶端

第十一世噶玛巴
耶谢多杰 (Yeshe Dorje, 1676~1702)


法王诞生在东藏眉秀(Mayshö)地区一个佛教家庭中,第七世夏玛仁波切及第六世国师嘉察仁波切根据第十世噶玛巴留下的信函,认证他是第十一世噶玛巴,并在楚布寺为他举行升座典礼。

他从第七世夏玛仁波切处得到噶举传承法教及大手印传承,并从咏给明就多杰(Yonge Mingyur Dorje)和达香纽丹多杰(Taksham Nüden Dorje)接受了莲师的伏藏法开示。莲师曾预言第十一世噶玛巴是伏藏师,他也是一位预言家,曾示现各种神通。

法王找到并认证第八世夏玛巴巴千确吉敦珠(Paichen Chokyi Dondrub1695~1732);夏玛巴是法王最重要的弟子,也是传承的持有者。

此世大宝法王是噶玛巴中寿命最短的。在短短一生中,他将噶举法教和宁玛法教结合在一起。他把预言来世的信函交付给夏玛巴后圆寂。

第八世夏玛仁波切─巴千确吉敦珠(Palchen Chökyi Dhondrub,1695~1732)诞生于尼泊尔由牧(Yolmo)一个尼泊尔家庭中。根据第十一世噶玛巴的明确指示,他的代表很快的找到七岁的确吉敦珠,把他带去西藏,并为他举行升座典礼。夏玛巴确吉敦珠从噶玛巴处得到全部传承法教,并随第三世崔河甘增达吉(Treho Tendzin Dhargye)、国师敦悦宁波(Goshir DhönyöNyingpo)及多位上师学习。他去中国尼泊尔弘法度化众多的人,他圆寂的时才卅八岁。他将噶举传承传给了第十二世噶玛巴蒋秋多杰(Changchub Dorje 1703~1732)。

第十二世噶玛巴
蒋秋多杰 (Changchub Dorje, 1703~1732)


正如第十一世噶玛巴所预言,第十二世噶玛巴诞生在东藏德格省(Derge) 直龙查托(Kyile Tsaktor)。第八世夏玛巴确吉敦珠(Chokyi Dhöndrup)派搜寻队去找到他,在噶玛寺见面时,认证出蒋秋多杰是噶玛巴的转世。法王追随很多位上师学习,并将噶举法教传授给卡陀寺(Katok) 的宁玛派大师们,同时也从他们那里得到宁玛的法教。由于西藏动乱不安,他决定去印度、尼泊尔朝圣;随行者有夏玛巴、大司徒仁波切、国师嘉察仁波切。尼泊尔国王非常礼遇及尊敬噶玛巴,噶玛巴在尼泊尔消灭了瘟疫并祈雨解除了旱灾。他在印度造访了佛陀的圣地之后,回到西藏。他接受了中国的邀请并准备由夏玛巴陪同 去中国;但是他在禅定中知道中国会有政治动乱,并且知道他自己的时间也到了。因此他留下预言,把他转世的信函交付给大司徒仁波切后自己因感染天花而圆寂。两天后,夏玛巴也因天花圆寂。大司徒仁波切确吉穹乃(Chokyi Jungney 1700~1774)是他的法嗣。

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确吉穹乃(Chokyi Jungney, 1700~1774)诞生在康区德格(Derge,Kham)。他从夏玛巴和噶玛巴处得到全部噶举传承法教。他也追随多位上师学习,譬如日增次旺诺布大师(Rikdzin Tsewang Norbu)。1727年,他在西藏东部创建了宏伟的八蚌寺。他最重要的事业之一是主持德格王(Derge)编印《甘珠尔》(经藏),《丹珠尔》(论藏) 的工作;这部由木刻复印的藏经,举世闻名,是藏传佛教的圣典,被称为德格版本(Derge edition)。他的佛行事业非常广,包括兴建或修建寺院、闭关中心等等。

他认证了第十三世噶玛巴和第九世夏玛仁波切,并全部传承法教传给第十三世噶玛巴堆督多杰。

第十三世噶玛巴
堆督多杰 (Dudul Dorje, 1733~1797)


正如预言所言,法王诞生在南藏涅恰瓦宗(Nyen Chawatrong)。大司徒仁波切秋吉穹乃找到他,把他带去楚布寺。四岁时,国师嘉察仁波切为他举行升座典礼。八岁时,大司徒仁波切传他全部噶举传承的法教。他追随卡托日增哲旺诺布(Kathok Rigdzin Tsewang Norbu)、噶举钦列新塔(KagyuTrinley Shingta)、巴沃祖拉嘎哇(Pawo Tsuklak Gawa)等噶举和宁玛多位大师学习。

有一天拉萨大昭寺(Jo-kang Temple)大佛像下有水,汨汩流出,佛像有被水淹的危险,莲师曾经预言噶玛巴是唯一能化解这危机的人。拉萨官员知道莲师的预言,故立刻请噶玛巴相助,但噶玛巴因为有事不能前往,他特别派人送达一封信函,并吩咐要将这信放在水面上。照办之后,水立即消退;这封信是写给龙王的,动之以观音菩萨悲心。此后, 噶玛巴去大昭寺向佛像献哈达时,据说佛像手臂动了起来并接下哈达,佛像双臂迄今维持此状!藏南一寺院邀请噶玛巴开光,噶玛巴无法前往,但他指定开光日期,当日他在楚布寺中将米洒向空中,此时进行开光典礼的寺院居然有米像雨一样落下,得到了加持。

噶玛巴、大司徒仁波切和卡托日增次旺诺布认证了夏玛巴的转世确珠嘉措(Chodrup Gyatso)他是第六世班禅喇嘛巴登耶谢的幼弟(Palden Yeshe)。

他圆寂前将转世信函托付给大司徒贝玛宁切(Situpa Pema Nyinje)。圆寂后,大司徒仁波切是他的法嗣。

第十世夏玛巴─米滂确珠嘉措(Mipham Chodrup Gyatso, 1742~1793)诞生在中藏札西哲(Tashi Tse),是第六世班禅大师洛桑巴登耶谢(Lobsang Palden Yeshe)的幼弟。经噶玛巴和大司徒仁波切认证,并为他举办升座典礼。他随大司徒仁波切、巴沃仁波切和日增次旺诺布上师学习多年,成为大学者及大禅师。1780年,他去尼泊尔修复了在思弯扬布(Swayambhu)的大佛塔。但在此时尼泊尔和西藏发生冲突,拉萨一位有权势的格鲁派大臣塔察丹佩贡波 (Tagtsag Tenpai Gonpo)乘机宣称冲突是夏玛巴煽起的,藏政府通过法会规定将夏玛巴的寺院都隶属格鲁派之外,并规定夏玛巴不得再转世,直到廿世纪才由第十六世噶玛巴再开始认证夏玛巴。

他将传承传给了第九世大司徒仁波切贝玛宁切旺波(Pema Nyinje Wangpo 1774~1853)

第九世大司徒仁波切─贝玛宁切旺波 (Pema Nyinje Wangpo,1774~1853)诞生在东藏宜洪(Yihung)。由第十三世噶玛巴和夏玛仁波切、巴沃仁切认证。莲师也曾预言他的出生,他主要上师是第十三世噶玛巴和第十世夏玛巴,他成为当代大学者及大禅师;弘扬佛法使非常多的人受益,并建立了很多的道场和闭关中心。他有三巨册的论著。

他成为第十四世噶玛巴的主要上师,也是蒋贡康楚罗卓泰耶(Jamgon Kongtrul Lodro Thaye)的上师,并将传承法教全部传授给第十四世噶玛巴特秋多杰(Thekchok Dorje)。

第十四世噶玛巴

特秋多杰 (Thekchok Dorje, 1798-1868)


诞生在东藏康区大南谷(Danang)。他于冬天出生,历史记载他出生时不仅花朵盛开,而且空中很多彩虹出现。他一出生就会用梵文持咒。札千衮吉卓吉南瓦(Druchen Kunzig Chokyi Nangwa)根据他持有的转世信函认证他就是第十四世噶玛巴。他升座之后,第九世大司徒仁波切为他圆顶,他从大司徒仁波切和札千衮吉确吉南瓦得到噶举传承全部的法教。


法王过着非常简仆的僧伽生活。他非常有语言及诗词方面的禀赋。他参与投入无门户之见的「利美(ri-me)运动」,以他的热诚,使各不同派别弟子们能够相互交流学习。噶举与宁玛之间的交流也因此特别融洽。噶玛巴将此利美运动传给了蒋贡康楚仁波切(Jamgon KongtrulRinpoche)。正如莲师所预言,噶玛巴追随宁玛伏藏师秋吉林巴(Chogyur Lingpa)学习宁玛派密续法教。也因此莲师八变和普巴金刚舞成为噶举每年例行的舞蹈。

秋基德千林巴大师对他之后的噶玛巴,第十五世到第廿一世作了预言,书写保留在唐卡上。第十四世噶玛巴的法嗣是伟大的利美运动上师:作家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法王到西藏各处教学、弘法,并认证了第十世大司徒仁波切贝玛贡章(Pema Kunzang),法王留下预言转世信函后圆寂,圆寂时身边尽是彩虹,享年71岁。

第一世蒋贡仁波切─罗卓泰耶 (Lodrö Thaye, 1813-1901)诞生在东藏德格省的戎恰(Rong-gyap)一个苯教家庭中。莲师在许多伏藏中也有同样的预言。

他学习并精通不仅经藏和密续,并对西藏的苯教教义也有深刻认识。他主要的上师是第十四世噶玛巴、大司徒仁波切、钦哲(Khyentse)仁波切和当时许多位上师。他不仅成为噶举传承的持有者,也是西藏四大教派及苯教的导师。十九世纪,他和钦哲仁波切在西藏创立了不分教派的利美运动。他是第十五世噶玛巴卡恰 多杰(Khakhyab Dorje)的上师,并授予全部噶举传承法教。他是大学者、诗人、艺术家、作家及写了一百多部著作。最著名的是《五宝藏》:包括《噶举咒宝藏》、《根本教法宝藏》、《珍贵伏藏宝藏》、《教授宝藏》和《知识宝藏》。

他是第十五世噶玛巴卡恰多杰(Khakhyab Dorje)最主要的上师,并将传承传给噶玛巴。

第十五世噶玛巴
卡恰多杰 (Khakhyab Dorje, 1871-1922)


法王诞生在中藏宗省谢可村(Sheikor),一出生就念六字大明咒。他两眉中长了黑卷毛的白痣,是佛陀卅二相中的一种瑞相。竹千仁波切(Kyabgon Drukchen)、明就旺吉嘉波(Mingyur WanggiGyalpo)、蒋贡康楚、德千秋吉林巴(Terchen Chokgyur Lingpa)和巴沃祖拉宁切(Pawo Tsuklak Nyinchey)认证并为他举行升座典礼。

他从多位上师处受到完整的教育和灌顶,并从蒋贡康楚仁波切处不仅接受了全部噶举传承的法教,并且包括西藏各教派的传承法教以及医学、艺术、语言学。他也追随过伟大的导师堪千札西欧哲(Khenchen Tashi Ozer)学习。

他到西藏各地弘法、灌顶、教学,收集经论的珍本并出版。他是第一位结婚的噶玛巴,有三个孩子。次子是第二世蒋贡康楚巴登钦哲唯色(Jamgon Kongrul Palden Khyentse Öser)。他的一生是菩萨为度众生而学习不倦的最佳示范。他主要的弟子是:大司徒贝玛汪秋嘉波、蒋贡康楚巴登钦哲唯色和贝鲁钦哲洛卓米芝蒋贝果洽(Beru Khyentse Lodro Mize Jampe Gocha)。

1922年他入涅盘,圆寂前将他来生转世细节的预言信交给最亲的侍者蒋巴竹清(Jampal Tsultrim)

第十一世大司徒仁波切─贝玛旺秋嘉波 (Pema Wangchok Gyalpo, 1886-1953)诞生在东藏里塘。第十五世噶玛巴认证并为他举行升座典礼。他追随蒋贡康楚仁波切、堪千钦哲仁波切(KhenchenShenga Rinpoche)以及多位上师学习,成为经藏,密续的大学者。第十五世噶玛巴是他的根本上师,将噶举传承交付给他,他又将此传承传给了第十六世噶玛巴让烱日佩多杰(Rangjung Rigpe Dorje)。

第二世蒋贡仁波切─巴登钦哲唯瑟 (Palden Khyentse Öser, 1904-1953)巴登钦哲唯色诞生在楚布寺中,是第十五世噶玛巴的次子。他十二岁被认证为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第十五世噶玛巴在楚布寺为他举行升座典礼。他在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的主寺察加仁钦札(Tsadra Rinchen Trak)寺追随多位上师学习;噶玛巴给他灌顶并授与他噶举传承全部法教。他在西藏及中国弘法。他是大手印的成就者,并且是传承的持有者。

他将大手印传承的精髓传授给第十六世噶玛巴让烱日佩多杰(Rangjung Rigpe Dorje1924-1981)

第十六世噶玛巴

让烱日佩多杰 (Rangjung Rigpe Dorje, 1924-1981)


法王诞生在东藏德格省阿图宫附近,直曲(Dri Chu)河堤上登阔(Denkhok)的一个贵族家庭中。因为很多位德格的高僧告诉他母亲,她怀的是个大菩萨,因此她母亲决定去一个清净的地方分娩,她在莲师闭过关的洞前搭了个帐蓬,请堪布洒净后住在里面,给孩子一个清净的环境。生产前不久,有一天母亲发现肚子完全变平了,孩子不知那里去了。隔了一天肚子 又鼓了起来,恢复正常。第二天小菩萨就出生了。一出身,婴儿就对母亲说:「妈妈、妈妈!我要走了!」

法王出生的各种情况和第十五世噶玛巴给他的侍者蒋巴竹清(Jampal Tsultrim)信中所叙述的非常相似,蒋巴竹清把信给了楚布寺的负责人。他们请大司徒仁波切、钦哲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去进一步了解。很快的,他们到了孩子的住处时,第十一世大司徒仁波切立刻认出他就是嘉华噶玛巴(Gyalwang Karmapa)的转世,并立刻请达赖喇麻再确认。

第十五世噶玛巴的两大弟子大司徒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主持让烱日佩的皈依礼,并授菩萨戒。不久也得到达赖喇嘛的认证信函。

法王八岁时,在德格接受了从楚布寺带来的黑宝冠和僧袍。在去八蚌寺的途中,他特别停下来参访和加持德格寺院的出版中心,预示他将来会在印度出版佛教经典。大司徒仁波切为他升座为第十六世噶玛巴让烱恰达日佩多杰(Rangjung Khyabdak Rigpe Dorje),并陪伴他去噶玛巴的主寺楚布寺。国师嘉察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巴沃仁波切和上师们都到涅千唐拉(Nyenchen Tang La)山谷会合,迎接法王,一起护送法王回楚布寺。到楚布寺不久,第十三世达赖喇嘛接见了噶玛巴并为他举行圆顶礼,行礼时达赖喇嘛看见噶玛巴头顶上显现智慧宝冠。

典礼后大司徒仁波切和竹巴噶举法王共同为噶玛巴举行升座大典,大司徒仁波切、国师嘉察仁波切为他灌顶并传授全部噶举传承的法教。法王随贡噶(Gangkar)仁波切学习经藏,追随钦哲仁波切(Khyentse Rinpoche)学习密续。他并从蒋贡康楚仁波切获得大手印灌项,并追随多位上师学习。

噶玛巴去里塘八蚌(Pangphuk)寺,法王依过去噶玛巴传统在附近大石头上留下了大约廿个脚印。

1941-1944
十八岁时,大宝法王噶玛巴回到楚布寺,1941年-1944年,他大部份时间在闭关,并扩建楚布寺。

1944
噶玛巴开始加强与喜马拉雅山附近佛教国家的关系,包括印度在内。当他去南藏时,接到不丹国王吉美多杰汪秋(JigmeDorje Wangchuk)的邀请,噶玛巴率团开始朝圣之旅,先到不丹北部本塘(Bumthang)等处举办弘法活动。

1947
噶玛巴一行继续他们朝圣之旅,到了尼泊尔、印度锡金和佛陀出生地蓝毘尼园(Lumbini),佛说法地瓦拉那西(Varanasi),佛成地道菩提迦耶(Bodhgaya)

1948
在旅经印度北部京纳(Kinnaur)和普让(Purang)到达冈底斯山(Mt. Kailash)后,噶玛巴返回楚布寺。

1956
率团去锡金后觐见尊贵的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并接受印度佛教会的邀请参加庆祝佛陀诞生2500年大会。一路上噶玛巴等再度去圣地朝圣。此次旅行,噶玛巴更加强了与他弟子锡金国王札西南杰(Tashi Namgyal)和阿希旺嫫公主(Ashi Wangmo)的关系,国王邀请噶玛巴去隆德看一看第九世噶玛巴在十二世纪末兴建的寺院,噶玛巴因故不能成行,但是答应未来如有机会,一定会去造访。

1959
第十六世噶玛巴和很多的随行者,离开了西藏。三周后团队安全抵达不丹北部,受到不丹政府官员们的欢迎接待。锡金国王正式邀请噶玛巴驻锡在锡金,于是在不丹两个月后到达锡金首都冈托(Gangtok)。

锡金国王建议了好几个地方,噶玛巴决定安住在隆德区,并宣布隆德寺是西藏外的主寺,仍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到西藏楚布寺。

国王正式邀请噶玛巴去隆德后,噶玛巴一行人立刻由冈托起程去隆德。数世纪前兴建的隆德寺已荒芜破旧不堪使用,附近地方也非常落后。噶玛巴团队在该地区得不到任何支持,噶玛巴和上师们大众在临时简陋的居住环境中渡过了多年,逐渐募集资源重建隆德寺及帮助附近的居民。

1962
大宝法王噶玛巴到锡金已三年,隆德寺的兴建工程才正始开始,锡金珍贵的老王逝世后,新王登基。新的国王亲自来为寺院安置基石。噶玛巴指派他的秘书长达却扬都负兴建寺院的全责,锡金皇室提供大部份资金,在噶玛巴和印度首相尼赫鲁会晤后,印度政府也提供了支助。

1966
寺院建筑工程四年完工,从楚布寺带来的法器文物也都妥当安置。在藏历新年那一天,噶玛巴正式为寺院开光,称此主寺为「法轮中心,祛除无明,成就佛果噶玛巴的主寺」,一般称之为隆德寺。

1974
噶玛巴率顉一团噶举派喇嘛到西方国家访问。访问了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举行数次黑宝冠法会,并灌顶和弘法。

1975
元月中旬,噶玛巴去罗马梵帝冈与天主教教宗第六世圣保罗晤面

1976-1977
噶玛巴再度去西方国家访问,参观各地宗教中心,在四大洲会晤国家领袖,宗教界领袖和长老们,并接触艺术界大师多人

1960-1970
噶玛巴在此过渡期与不丹皇室关系很好,皇室提供给噶玛巴两所皇宫和一大片土地兴建寺院。

1979
11月28日,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为座落在新德里东南方噶玛法轮中心破土,开始兴建。印度总统和首相都到场观礼,此中心之主要功能是禅修、学术研究和翻译工作。

1980-1981
1980五月,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访问希腊、英国、东南亚和美国。噶玛巴在各地举行黑宝冠法会、灌顶法会、讲经说法、接受媒体访问、参加座谈会和慈善公益活动。

1981
11月5日,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在美国芝加哥附近再弘(Zion)美国国际诊所圆寂。法体送回印度,圆寂前将一信物托付给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东由宁切(Pema Tonyo Nyinje 1954~),若干年后,大司徒仁波切才发现此信物中有噶玛巴的转世信函。

12月20日,在印度锡金噶玛巴的荼毘大典中,有印度政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弟子参加。

12月21日,第十六世噶玛巴的秘书长达却扬都在隆德寺召集一个噶玛噶举传承会议,会议中决议由噶玛巴四大法子大司徒仁波切、夏玛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和国师嘉察仁波切共同主持传承事宜,并决定找寻噶玛巴的预言信函,四位法子承诺并接下此重大任务。

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

邬金钦列多杰 (Ogyen Trinley Dorje, 1985-     )


出身和童年

1985年,法王诞生在东藏拉拓(Lhatok)区一个游牧家庭的帐蓬中,母亲才怀他的时候,曾经有奇异的梦。他出生时有一只杜鹃鸟飞到他们的帐蓬上,同时在山谷中很多人都听到神秘的法螺声音。

在西藏,这些现象被视为是一位成就者诞生的吉祥征兆。

这位名叫阿波嘎嘎的年轻牧童,从小家人就感觉到他的生活似乎处处受到加持,但是阿波嘎嘎没有告诉家人他是谁。但是在1992年,他要求家人移居另一个山谷,并告诉他们那里会有僧人来拜访。他们移居不久,第十六世噶玛巴的弟子们,依照第十六世噶玛巴预言信中的指示,来到此山谷。发现阿波嘎嘎出生与生活中的 一些细节与预言相符。证实阿波嘎嘎就是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

第十六世噶玛巴除了留下预言信之外,并写作了很多首诗和道歌,并预言他虽然离开西藏楚布主寺,但他很快就会回来,他的根本上师将是大司徒仁波切,他将会在印度学习。更奇特的是十九世纪大师秋吉林巴的预言与法王的诞生细节吻合。正因这些预言一一吻合,传统的说法是噶玛巴在「自己认证自己」。

噶玛巴重返西藏楚布寺─历史上噶举的主寺

1992年,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终于又回到了楚布寺!同年9月27日,在楚布寺举行了升座典礼,并且得到史无前例的中国政府的正式承认。两万多人参加了这场庄严的典礼,第二天上午,两万五千多人列队接受法王的加持。

在楚布寺,法王学习佛教经藏、梵呗、仪轨及佛教艺术如金刚喇嘛舞。每天接见来自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朝圣者。他渐渐开始为大众灌顶并参与寺院各种法会。他在 10岁时,开始经由禅定认证多位转世仁波切,包括他的禅修导师巴沃(Pawo)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和年轻的达桑仁波切(Dobzang Rinpoche)。

法王在楚布寺时,很快的修复了被毁坏多年的大殿、佛堂、舍利塔、佛学院(Shedra)、和僧舍,圆满了噶玛巴主要的任务之一。


1999年,为接受传承上师灌顶与教授,法王离开西藏到达印度,后驻锡于达兰沙拉,继续主持噶举事务,佛行事业遍布全球。

-大宝法王官网-


巴沃法影
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公众号
DHARMA IMAGE
DHARMA IMAGE
束缚我们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执着
公众号


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官网:paworpc.com   微博@paworpc   

敬请关注!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