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在梦旗飘扬的地方[回忆第16世大宝法王]



1974年我第一次遇见法王时,还是一位年轻的裁缝,也是金刚乘的新学生。现在,我已经是个老裁缝了,三个孩子的母亲,我也依然是金刚乘的学生。(黛博拉勒斯科Deborah Luscomb撰述)

应我的老师邱阳创巴仁波切的要求,我负责第16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于1980年访问美国期间,全部纺织品的制作,在这个职位上,我也有机会为他做一些私人的缝纫工作。


法王停留在波德市时,玛尔巴之家大部分的地方变成法王一行的住所。法王的访问才刚开始,我就接到通知要到他住的套房。他要求我给装黑宝冠的盒子,制作一个新的锦缎套。


遗憾的是,由于长期以来的传统,我的性别使我不能去测量那个盒子的尺寸,由一位男侍者(当时唯一在场的人)把测量结果交给我,而丝绸料子也已选定。我向法王提过,由于不能亲自量尺寸,我不能保证做出来的套子能刚好合适,但他似乎并不担心。这个工作主要是由我的同事,一位最出色的女裁缝苏珊濯文德负责的。


预定要举行黑宝冠法会那天,我又再次接到通知去法王的寓所,获悉那个为了盒子做出来新而完美的锦缎套子,太紧了一些。这一次,他们邀请我带着卷尺进去房间量尺寸。


法会开始前,我只有四到五个小时作一个新的套子……包括去选购内衬和针线的时间。法王问我能否在当天完成这项工作时,我回答说:“尽量”。但我的答案显然不能让他满意,他又问了一遍……然后我回答说:“可以的。



那一整个下午的我焦虑不已,努力为装黑宝冠的盒子作新套子,快速的想象一下那个场景:作一个新套子……一个立体带有隐藏拉链的套子,那可是为一个厚厚的、圆形的、装帽子的盒子作的。


大约晚上七点钟终于完成了,我迅速换衣服赶去参加法会,约七点半就抵达现场——科罗拉多大学一个巨大拥挤的礼堂。我把套子送到后台……大约十分钟后,一个僧侣用肩膀抬着黑宝冠盒子——罩着新套子出现在台上,把盒子放在会场适当的地方。


不久,法王进场主持了利益所有人的古老黑宝冠法会。我完全不知道这个法会在等着那个新套子……我真的以为那只是旅行时用的套子呢!

六月中旬时,我接到通知到法王寓所,法王给我看了一面旗子的几张小草图,是他在梦中见到的旗帜。他用蓝色和黄色的铅笔描绘,颜色非常具体。他问我能不能作出那面旗帜,补充说道:“旗帜飘扬的地方,佛法就会繁荣兴盛。


那个设计看起来非常对称,垂直与水平呈对角线。我发现只根据草图难以作出样板,于是找来我的数学家朋友麦克路易斯帮忙,他建议我使用方格纸来保证打板的准确。我将描绘在方格纸上的样板拿给法王时,他说:“太棒了!


接下来的挑战项目,就是如何将圆形放大到四乘六英尺,变成一面全尺寸的旗帜而又不失去完美的比例。我去波德市的公共图书馆,用那里的高架投影机,等比放大整张设计图,投影在一大张钉在墙上的方格纸。



与此同时,在年度仲夏节庆典上,由于法王一行可能会来参加庆典,所以首次升“梦旗”(DreamFlag)及搭建一个藏式帐篷(正在赶制)的计划页确定了下来。庆典上除了通常会悬挂美国国旗、科罗拉多州旗、木克波标志旗以及香巴拉标志旗外,还需要第五枝旗杆。


多吉桑格向我保证,到时一定会把五枝旗杆准备就绪。随着庆典日期一天天接近,我通宵达旦熬了两个晚上,才完成首面“梦旗”。此外,还有庆典上邱阳创巴仁波切和他夫人要用到的马鞍座氈,他们将骑着马主持开幕仪式。


旗帜的实际制作比前面那些步骤更具挑战性,从外观上看,蓝色和黄色的部分是自然连接在一起的。但实际制作时,一个颜色需要叠加在另一个颜色上,或是透过“镶嵌”的方式好让它们连接在一起。制作第一面旗帜时,我先裁剪好两种颜色,在裁缝之前使用三秒胶将黄色粘在蓝色上(制作第二面时,我用一种更为简单而有效的方法)。

第二个晚上熬夜后,我来到波德市南部牧场举行的仲夏节庆典现场,手里捧着梦旗。庆典开始了,数以百计的人来参加,天气相当不错,藏式帐篷也已经完工搭建使用。我穿着卡其裤,小心的捧着折叠好的旗帜,感觉有点儿精神恍惚(实在是太累了)。寻找颜色旗阵时,我看到那里只准备了四枝旗杆!

然后,我含着眼泪转身走回停车场,开车回到波德市。我注意到在玛尔巴之家没有悬挂任何旗帜时,我停下车,独自将一面梦旗挂起来,然后回家睡觉。

这之后不久,法王要求我制作更多不同尺寸的梦旗,在他离开波德市时,那些旗帜甚至还飞到他的车上。


接下来的一个月,让我极度惊讶和喜悦的是,我也列在法王随行团队中,可以随着法王访问加州,包括一起访问各个中心、接见信众、参加黑宝冠法会还有观光。


法王非常喜爱旅游探险,像是观赏洛杉矶附近的海上烟火,或是在旧金山海湾观光时自己驾船行驶了一小段。他也很喜欢购物,从给僧侣们做汗衫用的黄色小马花样提花丝布,到要带回隆德寺的了礼物,当然,还包括选购特殊的鸟来丰富他广泛的鸟类收藏。



在旧金山访问一间艺术画廊时,法王正在接见访客,而我跪在他的右侧。他突然抓住我的头发,开始敲我的头顶……然后告诉我一些重要的事。


“去学作所有的寺院服装,”翻译说道,“当我再回来时,我会教你怎么作冈波巴帽。

一年多后,飞机载着噶玛巴的灵柩,从芝加哥飞到隆德寺,他的法体就包裹在最早制作的那幅梦旗里。


我继续制作梦旗,大家通常称他为“Namchen Banners”……今天,这些旗帜飘扬在世界各地。正如法王的预言,佛法的的确确繁荣兴盛……而我至今还等着第17世噶玛巴,教我制作一顶冈波巴帽。



巴沃法影
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公众号
DHARMA IMAGE
DHARMA IMAGE
束缚我们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执着
公众号

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官网:paworpc.com   微博@paworpc   

敬请关注!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