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佛子行13-巴沃仁波切:他的解脱我的发心

作者:巴沃仁波切


微信图片_20180506113855.jpg



巴沃仁波切讲《佛子行》



微信截图_20200702111552.png



各位法友们、朋友们大家好!扎西德勒!今天我们来看《佛子行三十七颂》的第十颂“发菩提心”的偈子。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思维方式,无论是之前已经讲到的“转心四思维”当中的一些方式,或是通过对皈依处的正确思考,对于自己修行环境上的思考,对于善恶的取舍……我们都已经尽可能的去学习了。

由此,我们了解到,我们所处的人世间当中,其实除了苦之外没有太多值得留恋的东西。而且我们也清楚的意识到,这个苦本身并不是问题,而是我们如何对待它。如果我们对待苦的方式,只是天天唉声叹气、怨声载道,觉得上天对我不公平,那么这个苦就变真的是苦,除了苦之外就什么都没有。

但是如果你对待它的方式是有智慧的,你知道这就是世间真实的样子,世间除了苦还能有什么呢?本身它就是苦的,除了苦之外它并不能够给你带来什么意外的惊喜或是收获。如此一来,你对待苦的方式变化了——通过思维苦,你了解到这是人生常态,你慢慢的觉得,人生当中也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那么值得留恋的。

你用一种雄心壮志去束缚自己,它也是束缚;你用平日里对生活的无奈感叹束缚自己,它也是一种束缚。你拿一个金链子去捆绑自己,跟拿一个铁链子去捆绑自己,甚至是拿一个简单的布条去捆绑自己,其实本质意义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它都只是一种束缚跟捆绑。

因此你了解到要出离,没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获得再多只是捆绑得更多而已。所以,要出离,思维人世间的苦,轮回的苦,从而知道不值得留恋,要解脱。那么,对于解脱什么是重要的我们已经知道了:“起希求”是最重要的。有希求心,你想要解脱。

这种想要解脱就好像当你在水里面,没有办法呼吸的时候,你渴望去吸一口新鲜的氧气——那种渴望,发自内心的,无时无刻的想要朝着那个方向去走;而且在走的过程当中,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觉得可以接受,可以变成自己的养分,顺缘,觉得可以坚持下去。这么一种希求心,这么一种想要坚持的心。这是十分重要的。

那么在“希求心”也已经俱足的条件下,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我们现在就要掌握成佛的方法,掌握解脱的方法。这个方法在《佛子行三十七颂》经典里告诉我们的就只有三个字:菩提心。

今天我们讲到的主要是菩提心的大概状况。下面的几个偈子当中还要讲到类似“自他交换”等等发菩提心的具体的方式方法,具体的一些功课。通过这些,我们训练自己,让自己具备菩提心,这个菩提心就是我们解脱的唯一的道路,或者说是最好最快的一个道路。

所以今天我们来谈谈菩提心。现在来看偈子原文:无始时来悯我者,母等若苦我何乐,为度无边有情故,发菩提心佛子行。简单的意思是,无始以来,我们累生累世的母亲们一直都是非常的照顾着我们、关怀着我们,以大悲心去对待我们。这里我们需要了解,现在所看到的这一切众生,为什么我们平时说如母众生,如母众生,如母有情呢?

所有的这些众生,我们看得到的人或是飞禽走兽,或者我们看不到的下三道的众生,他们在某一个时刻、某一个时段,在轮回当中,在这样不停翻转的过程当中,其实一定是做过或者扮演过我们特别重要的角色,比如我们非常爱护的母亲,非常重要的爱人、孩子,始始终终都是扮演过一个特别重要的角色。

在扮演如此角色的时候,就像我们爱护他们一样,他们也是用一种非常慈悲的心、真切的心去关照我们、爱护我们。因此,他们此时此刻还深陷在苦难当中、痛苦当中,轮回的苦海当中,那么我一个人哪怕是暂时快乐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哪怕通过佛陀的智慧,我一个人解脱了,那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这些重要的人,这些无量的有情众生,他们还在苦海当中。所以,自己的解脱是不具备意义的。因此,为了去度化所有的如母有情众生而生起菩提心,就是一位菩萨应该有的修持跟行迹。这是偈子简单的意思。

菩提心,其实是一个特别庞大繁杂的话题,并不是三言两句就可以讲得清楚的。在今天的偈子我们简单的谈一个大概,往后还需要谈到一些具体的菩提心的修持方式,比如自他交换之类的,那个时候还可以做一些补充。

菩提心是大乘跟小乘一个特别明确的区别。对于小乘来说,他自己能够解脱,通过修持佛陀的智慧,能够自身得到一个阿罗汉的果位,就差不多了。但是对于大乘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尽可能的修持六度的方式让自己解脱,不仅如此,还要去为了一切如母众生的解脱而努力。通过自己的智慧去度化所有的众生,为利益他人而去精进的修持,尽可能的去圆满菩提。这就是一个大乘的修行人该做的事情。

所以,大乘跟小乘的区别其实就在于具备了菩提心。菩提心在藏文中叫做 བྱང་ཆུབ་སེམས་(音译:强秋森),བྱང 的意思是一种净化,净化心上的污垢、不干净的东西,也有“除去”的意思。总而言之,就是去净化自己的内心,去掉所有心上痛苦跟苦难来源的这种无明的意思。

ཆུབ 有觉悟的一层意思,སེམས 其实就是信念的意思。组合起来就是希望以在修行道路上解脱的方式去利益到更多的众生。对于菩提心,怎么样去定义它?一般我们会认为,为了利益他人而求圆满菩提,这就是一个菩提心定义的方式。在《现观庄严论》里面,也说“发心为利他,求正等菩提”。这就是一个菩提心的定义。

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修持,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如母众生,为了他人的解脱,为了他人的利益,去求得正等菩提,去求得自己的解脱。菩提心其实有许多分类的方式方法,最主要的一种,它分为胜义菩提心跟世俗菩提心。

胜义菩提心本身就有这种清明不动、远离一切戏论的意思。它本身所讲的就是空性,就是大手印,它跟大手印是无二无别的。那么我们平时更多谈论的菩提心,其实指的是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分辨的方式也有许多,比如从弥勒菩萨传下来的,在《现观庄严论》当中提到的世俗菩提心分别的方式大概就有二十二种,它通过一些比喻的方式去分别。

我们了解更多的其实就是行菩提心跟愿菩提心的分别方式。这在《入行论》谈得比较多,里面有一个偈子: 如人尽了知,欲行正行别, 如是智者知:二心次第别。 其实讲的就是愿菩提心跟行菩提心的分别方式。

对于愿菩提心跟行菩提心,大家听得比较多的可能是《入行论》的方法,就是“欲行”,跟“正行”的分别。比如,我想要去救度众生,我尽可能的在心中有一个这样的念想,有一个这样的希望、希求,想要去为了众生的解脱而怎么怎么样。这个就是愿菩提心。行菩提心就是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为了实现众生的解脱,而去自己努力、精进,去实施、落实,有行动,这个行动本身就是行菩提心。

同时,还有其他的一些解释方法,比如我们要看你是否俱足菩萨戒。如果你俱足菩萨戒,那么你的菩提心就是行菩提心,如果没有俱足菩萨戒,就是愿菩提心。这是菩提心的一些分类。

除此以外,修持菩提心的时候也会有许许多多的方法跟法门,非常的多。总体而言,可以归纳为两种,一种是通过思维因果的方式让自己生起菩提心,另外一种是通过自他交换生起菩提心。

首先,通过因果,今天的偈子谈到“母等若苦我何乐”,其实就是思维因果。因为有了因果,因为有了前生来世,因此,所有的众生,看得到的看不到的,都在某一世做过我的母亲,不限于母亲,所有我们的爱人也好,孩子也好,我们所珍爱的人。

在他们作为我们的母亲,或者作为我们所非常珍爱的人的时候,他们也以同样的慈悲心、同样的爱护、关护去对待我们,因此他们是有恩德的。他们对我们是付出了许多、给予了许多的。因此,我们要去回报这份恩德。

所以在现实的过程中,我们要多去思维母亲的恩德。通过把母亲的恩德广化到所有众生的身上,然后让自己对众生生起菩提心。看到众生仍然在受苦,仍然在轮回的苦海中翻腾,要觉得非常的不应该,然后让自己生起菩提心。希望自己能够通过精进的修持,从而去帮助到他们,最终能够解脱。

这一整个思维的方式,让自己生起菩提心的方式,就是基于因果观而来的。这种思维方式,其实是从弥勒菩萨慢慢的流传下来,(后来)被更多的人接触到则是因为阿底峡尊者,在一些修心的法门当中再三强调。这是主要的思维方式,通过因果。

第二种是通过“自他交换”。这种方式从龙树菩萨,包括后面月称菩萨提到会多一些。对于自他交换这件事情,最主要的一个方法,我们平时会接触到的是施受法。施受法是什么呢?“施”就是布施,首先把自己累生累世积累的一切福报都布施、供养给所有的众生们,没有任何一丝私心跟私利的去赠送给这些众生。希望众生因为这样的一份礼物、这样的一份给予,而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让他们能够更早的与正法结缘,最终能够获得解脱。

“受”,就是承受。承受所有众生累生累世积累的罪业遮障,一切都由自己来承受。不希望因为这些而让众生受苦,因此这些苦由我来担当,由我来承受。这需要一个非常勇敢的心,非常柔软而勇敢的心去承办这样的一个法门和功课。这就是我们讲到的比较重要的“自他交换”的修持法门——施受法。这在后面也会具体的谈论到。

以上讲的就是菩提心的一些分类以及修持方法,但是都是概论而已,接下来会详细的谈一谈。那么我自己平时思维菩提心的时候,更多的会去思维我跟他之间的区别。对于我来说,这个“我”带给我的其实更多的是不满足,是欲望,有的时候是愤怒,带给我很多的痛苦——这个“我”有时候会成为我们一切苦难的来源。或者说,不仅是这个“我”,从这个“我”扩展到我们的身份,我们的位置,我们在社会当中扮演的角色,带给我们的可能更多的都是苦难。

但是这些“他”,我们这里所指的“他”,其实讲的就是所有的众生,也包括所有世间的一切对境,带给我们更多的其实是安乐。有时候我们觉得很多的痛苦都是别人施加给我们的,很多的苦难都是别人给我们创造的,但其实当我们仔细的去思维的时候,苦难跟安乐比起来,确实是挺小的。

我们生活当中无论是听到一个非常好的音乐,看到一个非常好的作品,无论是绘画的作品、文学的作品,或者哪怕是享用一顿特别好的美食……这些思维起来不都是来源于他者吗?甚至你到一个地方旅游,你看到一个特别美丽的景色,你思维一下,不也是来源于“他”吗?而不是来源于“我”。

所以,“我”跟“他”的比例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所带来的更多的其实是不满足和欲望,然后通过这些东西去制造了很多的痛苦。痛苦的源头更多是“我”,安乐的来源是他者,是众生。

因此,众生对我们也是有恩德的,这种恩德不仅体现在累生累世做过我们的母亲,或是我们所珍爱的人,带给我们很多的恩德;同样的,在现实过程中,众生不仅仅带给我们许多安乐,同时,也给我们制造了很多修行的对境。

有的时候因为无明的误导伤害我们,这也是修持的对境,忍辱的对境。有的时候他们通过自身的演绎,为我们示现了许多轮回的苦难,让我们更好的生起出离心,让我们更多的去希求解脱。那这个也是恩德,是非常大的恩德!因此要多去思维这些。

甚至是仇敌也同样有一些值得感恩的点。但是并非有人伤害了我,我还觉得我就是要感恩他,他怎么伤害我我还是无动于衷,还是感恩他、纵容他。当然,如果是真正的菩萨,他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但是我觉得现实当中我们大多数人做不到。因此我们也不需要去扮演,去表演,扮成一个非常大无畏的、什么都能忍的角色。因为有一天你压抑了,有一天爆发了,其实更不好。

因此,对于仇敌来说,你应该思维他是值得感恩的,你应该要思维他的某些点其实是利益到你的,让你的心增长,或者是让你更多的看到了轮回的苦难,都是值得感恩的。但是在当下,你其实也应该示现出哪怕是对他的惩戒,对于他的反馈,对于伤害的反馈,其实都是应该给到他的,这些(修持)并非让你变得伪善。

总而言之,在这里主要思维“我”跟“他”的不同,“我”更多的是微不足道的,是痛苦的来源,而“他”是安乐的来源,是所有一切利益的来源。所以,是他者比自己、比这个小我更加重要,其实是特别重要的一点。在这个基础上,再去修持施受的法门,其实是非常有帮助的。

前一阵子看了一本书叫做《恩宠与勇气》,这本书讲了一对夫妇面对癌症的故事,两个主人公也是学佛的人,因此他们也通过施受法的法门对抗癌症,不仅仅在过程中得到了许多安乐,同时也给自己的心创造了很多平和与宁静;不仅仅在修持的过程中积累了福报,在疾病面前、绝症面前,也给自己减少了很多痛苦跟苦难。因此,这本书是可以去看一看的。

当然,第十一颂我们就会讲到自他交换,那个时候我们再来重点的谈一谈,怎么去做施受法。今天就简单的讲到这里,下次我们再来谈论接下来的关于菩提心的话题。



公众号/微博:巴沃法影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