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沃法影
第十一世巴滇巴沃仁波切指导下设立的佛法平台

佛子行1-无著贤尊者的慈悲特质

作者:巴沃仁波切


微信图片_20200415225409.jpg





巴沃仁波切讲《佛子行》




亲爱的各位法友们、朋友们大家好!首先要跟大家讲扎西德勒!从今天开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会尽我所能的去录制一些关于《佛子行》的课程音频,分享给诸位。希望通过这样的努力,能够让更多的人和佛法结缘,并且最终走上实修的道路。


现当下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有很多,因为无穷尽的追求对物质的享有,引发了太多太多的问题。但物质充裕本身并不是个问题,更不是个错误。因为它是我们的世界、或者社会,在某个特定时期里,展现出的一种状态。但是在面对当下世界的一些趋势,比方说因为环境恶化所导致的一些问题,或者因为内在欲望而备受折磨的内心问题,还有这两者相互拉扯、牵引出的一些恶性循环——那么在面对这些问题,或者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当中,仅仅只是依靠我们自身的想法和智慧是不足够的,我们还要依靠佛陀的智慧,才能够真正的看透这些问题的本质,看清这些问题的本质,从而去解决它们,或者从被问题束缚的状态当中超脱出来。


当我们在这里谈论佛陀的智慧的时候,其实说的是我们大乘的核心,也就是菩提心的实际行持,说得简单易懂一点,就是慈悲或者善良的实际行持、实际修持,或者说是行为、方式、方法。这也是我们今天要学习的这部经典《佛子行三十七颂》所讨论的最主要的一个话题。


当然这次也并非我要讲课,你们来听,而是我们共同去学习这部经典,去经历这部经典,去尽可能的向佛子们,佛陀的孩子们,这些真正的菩萨们学习。从他们身上,我们去学习一些慈悲的特质、善良的特质,从而让我们自己有一些不一样。这才是我们这次真正需要做到的一个目标。


作为课程的前行,今天我们来简单的聊一聊关于无著贤尊者,也就是这部经典《佛子行三十七颂》的作者相关的一些状况。无著贤尊者出生于1295年,他大概跟第三世大宝法王是处于同一个时间段的人,他出生的地点是在卫藏的“查嘉”,藏文叫“查嘉”,应该是距离萨迦非常近的一个地点。尊者的父亲名字叫做宝吉祥,母亲名字叫做十万聚,尊者出生后取的俗名叫做宝贤——这是尊者在年轻的时候、幼儿时期所使用的名字。


尊者的一生,如果用几个词来概括的话,就是慈悲和智慧。当我们说慈悲的时候,每个人慈悲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像尊者这样,因为累生累世积累了许许多多的福报,所以从儿时就展现出跟别人不一样的慈悲特质。这可以理解为一种先天的,或者说,是因为这样的积累聚集了资粮所带来的一种慈悲特质。


我们可以看尊者的一些儿时的故事,比方说尊者幼年时期,还不能到屋外的时候,当他从屋内看到屋外一些落叶被风吹起来的时候,他会认为那是小动物被风吹走了,那个小动物可能要受到伤害了,因为这样的一个状况,他会流泪,他会难过,他会伤心。


年纪稍微上来一点,尊者到屋外玩耍的时候,看到一些蚂蚁的蚁窝暴露在非常寒冷的天气状况之下,他也会感到非常的揪心,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轻轻的披盖在蚁窝上面,希望可以借此去温暖这些蚂蚁,让他们不要去受冻、挨冻。这些表现出来的特质是非常令人动容的慈悲特质。


当然,从我们现在的一些观点来看,尊者幼年时期是相当的不幸福的。尊者三岁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五岁的时候父亲也同样过世,在这之后是由外婆带他长大的。不幸的是,在九岁的时候外婆也离世了,自此尊者就孤身一人。最终在十四岁的时候,在艾寺,或者也有翻译叫做俄巴寺,在这样的寺院,在吉祥光和宝贤吉祥两位大师的门下出家了,受了沙弥戒,那个时候赐了新的法名,叫吉祥贤。这里要注意到“吉祥贤”,但不是“无著”、或者“无著贤”尊者。


那“无著”这个称号是怎么样来的呢?通过“无著”这个名字的来历,我们可以看到,尊者的智慧也是无可比拟的。十四岁出家之后,尊者就在艾寺一直精进闻思。在学习《俱舍论》的过程中,有一个老师叫做文殊隆日胜幢。有一天,这位胜幢大师问所有的学生,在《俱舍论》当中,有一个话题叫做“无烦恼的痛苦”。一般我们按照佛法的逻辑,只要是痛苦就跟烦恼是挂钩的,没有一个痛苦是不由烦恼所构成的,没有烦恼就意味着没有痛苦。但《俱舍论》当中就谈到了这个“无烦恼的痛苦”,那这个到底是怎么样去解释呢?胜幢大师问所有的学生。没有一个学生能够好好的回答。最终问到无著贤尊者,怎么样去解释这个“无烦恼的痛苦”。


那么尊者说,虽然我们讲声闻、缘觉或是阿罗汉,已经断除了所有的烦恼,但是由于受到业力的牵引,所以依然会有痛苦,这个痛苦就是“无烦恼的痛苦”。尊者这样解释之后,胜幢大师非常开心,盛赞尊者的智慧可以媲美印度的无著菩萨,自此就有了这个“无著贤尊者”的称号。


由此,我们也大概可以看到,尊者的智慧也是非常出色、出彩、无与伦比的。总而言之,尊者在三十岁的时候,受了比丘戒,从此一生行佛行事业,利益非常多的众生,也教导了非常多出色的弟子。当然,尊者毕生最主要的佛行事业,其实就是写了这部《佛子行》的经典。


在写这部经典的时候,有一个故事。当初有很多人在讨论一个话题——如何才能够积累更多的资粮福报?有很多人认为,也许是通过灌顶,或者是举行非常大的仪轨来积累资粮跟福报。人们问尊者,怎么样去积累更多的资粮呢?尊者说,他不会去依靠这些外在的灌顶,或者是仪轨也好,他是要靠内在的一些东西。他要靠什么呢?他就靠佛子们的行谊。透过学习佛子们、佛菩萨们的行谊、行迹、行持的方式、方法,从而去积累福报。由这样的一个契机,尊者开始去写这部《佛子行》。


这部经典后来流传下来,成为藏地非常著名的一部修心的经典。关于无著贤尊者的一些故事,我们简单的去了解一下。当然,尊者的故事非常非常的多,我相信在今后,我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还会去提到许多这样那样的故事。所以,那个时候还可以再细讲一些。今天主要了解这部分就足够了。


总而言之,在生活中还是有无数的问题,也有无数的答案,但是确实有的时候没有看到太多的行为,或者说是行为上的改变本身。但愿我们在这部经典中看到的,不仅仅只是成为这样的一个崇敬对象的智慧跟慈悲,还有在生活中切实可行的、可以去实践的一些方法。通过这些方法的训练,我们希望可以让自己的心变得更柔软一些,时刻去善良的对待周遭的人或事。即便是在最黑暗的地方,最险峻的地方,依然能够用永不枯竭的温暖去关怀他人、照顾他人,最终达到一个自利利他的目标。


那么,今天就简单的跟大家讨论到这里,下一次我们就会正式进入到经典当中,开始我们《佛子行》的学习。我们下次再见,感恩大家!




提问:开示中提到“物质充裕本身并不是个问题,更不是个错误。”

所以在佛教观点来看,物质世界的发达,乃至人们享受物质世界,并不是一种过错吗?我经常一边感叹“世界真美好“,一边又告诉自己“物质享乐是罪过”,在这种矛盾中我活得很纠结。


仁波切:佛法并不反对物质,佛法教导我们用正确的方式对待它。菩萨们也享用物质,但不是为了满足自我,菩萨们在享用过程中充满觉知,在每一个念头和每一个动作中都充满利生的发心。而我们享用物质只是为了滋养自我,尝试满足自我,但如果你在享受物质的过程中有过一次持续向内关照的经验你就会发现自我是永远无法满足的,即使全世界的财富和荣誉归于你一人,你的自我还会在那里,继续不满足的期待着。你也无法永远从物质中逃离,只要生存着就无法避免物质,但你可以逃避,从物质的逃避到星月山河中成为隐士,直到那里成为一座新的牢笼。这种逃避是个必经的过程,只有这样你才会意识到逃离是不可能的,只有这样你才会意识到一切的痛苦并非来自物质,而是欲望,只有这样你才会意识到欲望不会主动离开你,你才会明白觉知到欲望,直面欲望才能真的超脱,一切都关乎欲望这个主体,作为客体的物质没有任何过错。



提问:文中提到尊者年幼的时候非常慈悲,我觉得这个不难做到。其实很多人年幼时都有很强的共情能力,能感受其他生命的痛苦,所以大家觉得小孩子纯真美好。但为什么随着年龄增长,大多数人会失去这种能力呢?尊者是怎么做到保持这份慈悲情怀的?


仁波切:只有少数累生累世积聚了许多福报的人才能做到年幼时便保持慈悲。但的确,多数小孩年幼时在某一方面是善良的、纯真的,但长大后一切都变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这和年龄无关,佛法的观点认为业力会让一个人发生这样的转变,其次,当一个年幼的孩子在某一刻心中生起“我”这样的概念时,一切就开始变得不稳定,当这个“我”遇见父母过高的期盼,遇见长辈、老师、社会、家庭所带来的压力和要求,他不得不开始追求利益和对“我”有利的一切,在这个过程中善良和纯真就被慢慢忘记。如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有的时候保持一颗慈悲的心比升起慈悲心艰难许多,慈悲是我们本具的特质,佛法的训练并非创造慈悲,而是让你在这个浊世中依然不舍慈悲,像保护一道伤口一样保护慈悲心,尊者能够保持这份慈悲,除去福报问题,就是因为14岁时就开始展开对佛法的学习和训练,日复一日的为保护慈悲心而做了许多努力。




2020-4-首发于公众号及微博:巴沃法影(第十一世巴沃仁波切指导设立的佛法平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2471号